<thead id="7vxxr"><output id="7vxxr"></output></thead>

        <thead id="7vxxr"><b id="7vxxr"></b></thead>

        <cite id="7vxxr"></cite>

        <mark id="7vxxr"></mark>

          <font id="7vxxr"></font>

            易學研究

            以科學的觀點看象數學――兼論道家與易學
            更新時間:2013-09-16
            作者/董光璧(中國科學院 研究員) 文章被授權 轉載自 蘇州太湖書院 網站

            [提要]本文以科學的觀點考察易學象數傳統。首先討論易學研究傳統的形成和演變,其次討論象數學的興衰與科學互動的關系,最后討論象數和數術在科學史研究中的價值。在這種討論中,象數學在易學中的地位和道家文化的作用被評價。

               最初的古《易》可能只是符號系統。在配以占筮記錄以后則成了占筮書,并有所謂夏代的《連山》、殷代的《歸藏》和周代的《周易》的演變。唯《周易》傳世,而《連山》和《歸藏》均已失傳,但據文獻記述兩者符號系統的基本結構與《周易》同為八經卦和六十四重卦。春秋戰國時期以來《易傳》的形成才使《周易》成為具有哲理意義的典籍,并在儒學獨尊之后列為儒家五經之首?!吨芤住钒ㄓ韶载钞嫹柦M成的形式系統和由卦爻辭及其釋文組成的概念系統,但兩者之間的邏輯聯系的迄今也未能得以圓滿解決。解決這一問題的困難是易學象數派和義理派分裂的主要根源。

               一、易學研究傳統的形成和演變

            已有的易學研究功夫多在其具體理論方面,忽視或淡化了諸多具體理論背后的研究傳統,以致對它的面貌依然模糊不清。研究傳統是任何一門思想性學科的更一般的理論,易學研究傳統的特征是什么?它的結構是什么樣的?它是如何隨歷史而演化的?不了解這些,就不可能真正理解易學史,因而也不可能徹地弄清易學義理與象數的關系,也不能正確地認識易學同其他學科之間的相互作用,也不可能合理地判斷易學對未的會有什么樣的意義和可能的作用。

            1.易學研究傳統的核心

               易學研究傳統的核心無疑是“天人合一”觀,問題在于如何理解它。諸多著作對其所作的種種解釋都是基于整體論作“天人一體”理解,因而逃脫不了“整體悖論”。它不是人們幾乎普遍誤解了的“天人一體”,而是“天人同構”?!巴瑯嫛笔菙祵W術語,指兩個表面似不相同的代數系統,實際在結構上是相同的。在哲學的意義上使用這一概念,因為結構和形式屬于同一系列的概念,而轉變為不同質的事物之間的形式上的類同。在易學中,無論是象數還是義理,都是建立在這種哲學意義上“同構”概念基礎之上的,它是“推天道以明人事”的邏輯起點。各種象數系統是形式化的模型,而義理的概念體系則是其邏輯式的模型。當然,無論是象數的形式化的模型,還是義理的邏輯式的模型,都是人為建構的“理想模型”?!瓣庩枴闭f和“五行”說以及干支計時系統與易卦配合而形成的種種天人同構模型,都既被看作可靠的模擬,又被視為理想的目標。但這樣的模型不具備引導性理論的功能,而只能是一種解釋性的理論。

               易學作為一種解釋性理論,其體系的結構包含卦、象、義三個層次?!柏浴敝肛载钞嬒到y,常用的是八卦和六十四卦,本質上是數學性的模型?!跋蟆睘樨载车奈锵?,最基本的物象是八卦所對應的天、地、水、火、風、雷、山、澤,其本質是用于解釋經驗的模擬規則?!傲x”即卦爻辭,分別綴于卦和爻作為占斷參照,其形式是意義性的陳述。易學中的義理派和象數派對這樣的一個原始的《易》理論體系的解釋,采取了不同的進路。義理派的著重點在發展意義的概念邏輯體系,以提高其對事物共性的理解力。而象數派則是側重符號和象征系統的完善化,以增強其對具體現象的解釋力。但無論是義理派還是象數派,都把《易》的三層結構形式視為一個以不變應萬變的固定框架。

               以科學的觀點看,易學本質上是以分類為基礎的解釋性理論。雖然它的卦、象、義分別類似于科學理論體系中的數學公式、對應規則和命題系統,由于它被視為解釋經驗的唯一形式而與科學理論有原則性的不同。但這種天人同構模型,在“仰觀俯察”和“觀物取象”的指導思想下賦予卦爻系統以經驗內容,原則上也可以并借助它的邏輯關系推論現實事物之間的相互關系,以獲得其運動變化的規律性認識。

               2.易學研究傳統的演變

               這樣的易學傳統肇始于《易傳》。它是巫史文化的理性改造的結果。作為古人探索和掌握現實世界的不切實際的追求之巫術,英國弗雷澤(James George Frazer,1854--1941)在其《金枝》(1890)中,將其分為交感巫術和模仿巫術,它們分別采用象征原理(principle of symdolism)和感應原理(principle of sympathy)。在德國哲學家雅斯貝(Karl Jaspers,18883--1969)的著作《歷史的起源與目的》(1949)中所指稱的人類第一次歷史性突破的樞軸時代,作為中國巫史文化的《周易》由于解釋它的《易傳》的出現而完成了向理性的轉變。其后的易學史可以說是以傳解經的傳統,因而《易傳》可視為開啟易學研究傳統的標志。

               就象數與義理說,《易傳》包含了兩者,總的精神更偏重于象數。不僅它所認定的易之四道,即言、變、象、占,象數不少其半,而且《易傳》中的《系辭》、《彖》、《象》乃至《說卦》和《序卦》等文獻無不闡述象數。所以,可以說“卦”是《周易》的基礎,象數是它表達思想的基本方式,義理是不可脫離象數的。在《易傳》之后,易學研究走的是義理和象數兩條路線并進、交替主次的發展道路。漢儒創立的象數易學由于突顯“天人感應”而在漢末走向衰落,義理取而代之。由于道教學者的傳承,象數易學得以在宋代以圖書的新面貌復興而與義理并駕齊驅。清代易學家的歷史反思使易學走向義理與象數會通之路。清代易學家、數學家焦循(1763--1870)對易學體系的理解頗為深刻,他不把卦爻辭字面上的意義陳述認作經驗事實或真理,而視為不過是與卦爻象不同的另一種表義的抽象符號,以圖求得易學體系的邏輯上的完滿。他的工作雖未成功,但探索方向是正確的。如何科學地解決易學史上一直沒能完成的卦爻系統與概念體系之間的邏輯關系,是歷史留給當代易學的一項遺愿。實現這一遺愿還有待發展象數學,盡管義理派反對象數派解易的形式化傾向,象數學的重具體和重形式畢竟更接近科學。

               3.易學不能歸屬一家

               易學源遠流長。他同《詩》、《書》、《禮》、《樂》、《春秋》一起,構成中國最古的一批文化遺產。春秋戰國時期的諸子百家都受益于它,也都對它的發展和完善做出了貢獻。只是在漢武帝獨尊儒術以后,通行本《易傳》被視為儒家傳本。隨著陳鼓應力倡中國哲學道家主干說的發展,已形成為儒、道兩家爭奪《易傳》的新局面。羅熾在其《易文化傳統與民族思維方式》(武漢出版社,1994年)中提出儒家易與道家易同祖于周易而殊途同歸于《易傳》。王德有發表《易道儒三家主旨辨》(《國際易學研究》第1輯,1995年1月),在分析帛書《易傳?系辭》的基礎上提出易學是一個獨立的學派,認為易主陰陽、道主自然、儒主仁義。的確,在儒學獨尊之前,通過綜合各家易說已形成了一門獨立的學問,它不屬于那一家之學,要說也只能說是易傳家。

               在《易傳》中巫術原則在理性的框架內被保留下來,被我們視為易學研究傳統核心的“天人同構”觀念以及作為天人相互作用機制的“感應”論,無疑還帶有巫術象征原理和感應原理的遺風?!兑讉鳌穼Α兑捉洝返睦硇愿脑旒畜w現在“一陰一陽之謂道”的命題中。雖然這一命題幾近《老子》中的“萬物負陰而抱陽”,但《易傳》中的“道”不具有物質本原的意義,而具有作為規律的意義。這種意義上的“道”可與儒家的道論相通,因而在道家屈就儒家的情況下,兼容了儒、道兩家的道論。因而在宇宙生成問題上也就不能取“道生”。所以“太極”(或“大恒”)不是“道”,而是“一”?!疤珮O生”不同于“道生”。老子的“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在數學上是等差增長序列,即F=1+2+3+……+n。而《易傳》的“太極生兩儀,兩儀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則為等比增長序列,即F=1+2+4+8+……+2n。但這并不等于說《易傳》是儒家的作品。關鍵在于作為易學研究傳統核心的“天人合一”,它不是儒家所偏重的“以天合人”,而是道家所偏重的“以人合天”??紤]到老子的史官經歷,“推天道以明人事”的史官的第一思維方式必定注入了道家易學。不只一人主張將先秦各家分為兩類,古代道家本與方技相通,陰陽家和道家是數術方技之學的延續,而黃老又是二家的新體系。道家之學出于史官,始于陰陽而歸于道,再轉入于《易傳》。從易學研究傳統的核心看問題,《易傳》的道家影響是主要的。

               但《易傳》的特征在于“會通”:“圣人有以見天下之動而觀其會通”。朱熹在其《周易本義》中注釋說:“會謂理之所聚而不可遺處,通謂理之可行而無所礙處?!敝浴耙椎缽V大,無所不包。旁及天文、地理、樂律、兵法、韻學、算術,以建方外之爐火,皆可援易以為說,而好易者又援以入易,易說至繁”(《四庫全書總目提要》),是因為其會通精神。因此,在中國傳統科學發展的三次高峰期,魏晉南北朝時期、北宋時期和晚明時期,促成傳統科學高峰出現的諸多因素中包含有易學的影響。以易學為骨架的宋明理學的形成有當時的數理科學為其基礎,而理學家將《大學》的“格物致知”架接在《易傳》的“窮理盡性”上而提出的“格物窮理”的認識論和推理方法論。在宋、明、清三代不斷演進,對科學理性精神的影響也越來越大。在中西兩方文化接觸以后,“會通”又成為處理中西學關系的一種指導思想。民國以降,在清代乾嘉學派工作的基礎上,在以現代科學為指導整理中國古代科學遺產所取得的成就影響下,有少數科學家產生了探索易學科學思想的熱情。早期的代表性的作品為沈仲濤的《易卦與科學》(1934年)、薛學潛的《易與物質波動力學》(1937年)。這一時期的科學易所論,于易卦符號的數學特征之外,在概念方面多有牽強比附。在20世紀80年代以來的易學科學熱中,對易學的科學底蘊多有所得,如易卦符號排列體系蘊涵著的量子代數思想,易卦的分維數學結構,易圖中的組合數學原理和群結構,易圖的編碼結構,方圓相嵌圖直徑系列的等比級數結構,筮法的同余結構,河洛理數研究中的圖象語言意義,這些都是現代的科學與古代易學“視域交融”的成果,有助于理解和發展易學。但總地說來,易學與科學的研究仍處于困境之中,嚴肅的研究者與非分之徒魚龍混雜。

               二、象數易學的傳承與興衰

               興于漢代的易學象數學的歷史,是沿著三條路線并行發展的。一條路線是與天文、歷法相聯系的卦氣說,另一條路線是與煉丹術相聯系的太極圖說,再一條路線是與數學發展密切相關的河洛理數說。由這三條路線組成的易學象數學經歷了漢、宋、清三起三落,每次都伴隨著易學與科學的互動。漢代象數派的形成之與天文學,宋代象數派的興起之與數學,清代象數學的復興之與西學東漸,近年科學易的新起之與對后現代科學的期望,無一不與科學相關。而且,道教學者在象數傳承的過程中起了極為重要的作用。

               1.卦氣說傳統

               雖然在春秋時期已有象數和義理之分,但易學象數派的形成始于漢代。啟于西漢孟喜而成于京房(77--37B.C)的卦氣說是象數易形成的第一標志。孟喜發揮《易傳?系辭》中“大衍之數五十(有五),其用四十有九。分而為二以象兩,掛一以象三,揲之以四以象四時,歸奇于小小影院视频在线观看完整版_最大胆裸体人体牲交_男女性潮高免费视频播放_少妇的丰满2观看

                <thead id="7vxxr"><output id="7vxxr"></output></thead>

                  <thead id="7vxxr"><b id="7vxxr"></b></thead>

                  <cite id="7vxxr"></cite>

                  <mark id="7vxxr"></mark>

                    <font id="7vxxr"></fo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