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ad id="7vxxr"><output id="7vxxr"></output></thead>

        <thead id="7vxxr"><b id="7vxxr"></b></thead>

        <cite id="7vxxr"></cite>

        <mark id="7vxxr"></mark>

          <font id="7vxxr"></font>

            易學動態

            楊景磐《中國歷代易案考續》選載·每周持續更新
            更新時間:2020-11-27

             注:該文集系楊景磐先生所著(北京三式乾坤研究院名譽院長,為《中國歷代易案考續》一書選載內容,特約獨家授權中國易學網m.jeep-shoes.com對外公開發表,旨在進行學術交流,歡迎廣大讀者及易學同仁共同探討。相關評論文章投稿聯系電話13621280499楊老師。(如轉載以下文章內容必須注明“原創作者:楊景磐,文章來源:中國易學網m.jeep-shoes.com”且不能用作商業目的,否則將依法追究其侵權行為!特此申明。2020年10月28日

             

            《中國歷代易案考續》選載(一)

             

            晉孝武母李太后一案

            《周易筮述》:

             

            晉孝武母李太后,本出微賤,少遇筮者為作卦,值頤頤.jpg四爻,曰:“當生貴子,而有虎厄。”后入宮被幸,生二子。孝武立,尊李為太后,服筮者之驗,而怪有虎害,且生所未見。乃令人畫作虎,因以手打虎戲,便患手腫痛,遂以疾而終。

             

            晉孝武帝司馬曜生母李太后原名陵容,出身于貧寒之家,入會稽王后房做紡織工,因扈謙之筮和相者辨識(見前扈謙案),被會稽王司馬昱臨幸生孝武帝司馬曜和會稽文孝王。司馬曜繼位皇帝后,李陵容被封為太后。當李陵容年少時,有筮者為她占了一卦,得到頤頤.jpg卦,六四為變爻,筮者解占稱,李陵容以后能生貴子,最終會因虎出現災難。李陵容為太后后,非常欽佩當年筮者的話,說她能生貴子,已經應驗了。而說她會有虎害,她從來未見到過老虎,于是就令人畫了一張虎,貼在墻上,用手打這張畫虎為戲,結果手腫痛起來,因患此病而喪命。

            此案本卦頤頤.jpg,六四為變爻,即頤頤.jpg之噬嗑噬嗑.jpg。本卦頤頤.jpg上艮為少男,下震為長男,二子之象。動爻六四爻辭中有“虎視眈眈,其欲逐逐”之句,由此得出“而有虎厄”的斷語。原斷辭中“當生貴子”,實際李陵容的二個兒子一個當了皇帝,一個為王,皆主特貴,是怎樣在卦爻之象中推斷出來,有待進一步考證。(2020/10/28)

             

            阮孝緒二案

             

               阮孝緒(479-536),字士宗,南朝梁陳留尉氏(今屬河南)人。隱居不仕,人呼為“居士”。梁武帝蕭衍普通年間,阮孝緒博采宋、齊以來公私圖書記錄。編成《七錄》一書,總結了前人目錄學的的成就。死后門人私謚為文貞處士?!赌鲜贰?、《梁書》皆有傳。

            (一)

               《周易筮述》:

             

               建武末,青谿宮東門無故自崩,大風拔東宮楊柳,或求阮孝緒筮之,遇巽巽.jpg初爻,曰:“巽者木也,齊為木行,巽乃木位,初爻變乾,木受金克,故東門自崩,齊其衰矣。”

             

               南朝齊明帝蕭鸞建武四年(公元497年)歲次丁丑,建康(今南京)青谿宮東門忽然崩塌,東宮門外楊柳樹被大風刮倒,有人因此事求阮孝緒占卦問所主吉兇,阮孝緒占得巽巽.jpg卦,初六為變爻。阮孝緒解占說,巽卦屬木,齊朝為木德,五行也屬木,東宮為木位(這些皆與木有關),巽巽.jpg卦初六為變爻,其下卦則變為乾,乾屬金,金克木,表示齊朝將走向衰敗,又將改朝換代了。歷史已證明,此后三年,蕭衍推翻南齊政權,建立了梁政權。

               《梁書·阮孝緒傳》對此案記述如下:

             

               初,建武末,清谿宮東門無故自崩,大風拔東宮門外楊樹,或以問孝緒,孝緒曰:“清溪皇家舊宅,齊為木行,東者木位,今東門自壞,木其衰矣。”

             

               為什么“齊為木行”?此本為戰國時代鄒衍建立的五德轉移學說。鄒衍以金、木、水、火、土五行配于各個朝代,認為改朝換代就是五行之德的相生、相克和終始循環。后世依據鄒衍之說,每改朝換代之初,即確定本朝代的五行屬性(稱之為德),并公布于眾。晉為金德,南朝宋繼晉為水德(金生水,故晉金轉為宋水),水生木,南齊繼宋,故南齊為木德(木行)。以此類推。

             

            (二)

            《周易筮述》:

             

            阮孝緒自筮壽算遇謙謙.jpg卦,曰:“吾與劉著作同年。”蓋以坤者土也,居五行之末,而坤全具十數,是五十也。又序卦屬八,兩人俱當以五十八而終。及期、劉杳卒。孝緒曰:“劉侯逝矣,吾其幾何?”是年十月亦卒。

             

            阮孝緒自筮壽數,得到謙謙.jpg卦。謙謙.jpg內艮外坤,艮、坤皆為土,土五行為五數,土是五行中最末一行(未見他書上有此說。五行次序,按《河·洛》圖數,應是水、火、木、金、土,故此案中說土“居五行之末”是成立的。)土為五數,或以《河·洛》圖數稱為十數,而案中稱“坤全具十數,是五十也”,應是由艮、坤二土推出。

            案中又說,坤“序卦屬八”,此當為后人加入之辭?!吨芤住妨呢灾欣へ詾榈诙??!吨芤?middot;序卦傳》中,坤卦之序也是第二卦。八卦配《洛書》數,坤為二數。只有先天八卦中坤為八數,或者稱坤為第八卦。而六十四卦或八經卦先后之分始于宋人,在宋之前學者不知道有先天卦位和先天卦序。故案中說坤之序卦屬八,不會是原案原有之語,當為后人加入。

            案中涉及到另一主人公是劉杳。劉杳字士深,平原(今屬山東)人,梁時累官知著作郎、尚書左丞,梁武帝大同二年(公元536年)卒?!赌鲜贰泛汀读簳方杂袀?。

            此案《南史·阮孝緒傳》亦有記載如下:

             

            大同二年正月,孝緒自筮卦,吾壽與劉著作同年。及劉杳卒,孝緒曰:“劉侯逝矣,吾其幾何?”其年十月卒,年五十八。

             

            從阮孝緒本傳這段記述中,為什么阮自筮壽數,而要說“吾與劉著作同年”呢?是說同年而生,還是同年而死呢?若“吾與劉著作同年”為同年而生,但未必同年而死;若此指同年而死,一定先于此時為劉著作(劉杳)占過卦了。又自己占壽數,得到謙謙.jpg卦后,斷定與劉著作同年而死。劉杳死后,阮孝緒也知自己的壽數之期到了,才又說出“劉侯逝矣,吾其幾何”的話。

            阮孝緒是否先與此為劉杳占過卦?無有資料可考證。在《南史》劉杳之兄劉霽傳中,有一段記述:

             

            (劉母死后)霽廬于墓,哀慟過禮,常有雙白鶴循翔。廬側處士阮孝緒致書抑譬焉。

             

               由此可見阮孝緒與劉杳兄弟的關系非同一般,阮孝緒為劉杳占卦也是可能的,只是案中文字簡略,未能詳述而已。

               《魏書·劉杳傳》記載,劉杳死于梁武帝大同二年(公元536年)死時年五十,而非五十八。從史料中可知,阮孝緒、劉杳皆死于梁武帝大同二年,即同年而死,是否同年而生?則有待更多的資料才能考證清楚。(2020/10/28)

             

             

            《中國歷代易案考續》選載(二)

             

            馬樞隱居茅山一案

            《周易筮述》:

             

            馬樞博拯經史,尤善周易。梁邵陵王綸為南州刺史,素聞其賢,引為學士,令樞講《易》。道俗聽者兩千令人。尋遇侯景之亂,筮得震20171003145369736973.jpg四爻,喟然曰:“豈可以皎皎之質,辱于泥炭!”乃隱居茅山。有白燕一雙,巢其庭樹,馴狎欄檻,時至幾案,春來秋去,幾三十年。

             

            馬樞,字要理,扶風郿人。六歲能誦《孝經》、《論語》、《老子》。成年后博極經史,尤善佛經及周易。梁邵陵王蕭綸為南徐州刺史,聘馬樞為學士,令馬樞講《維摩》、《老子》、《周易》。侯景之亂,綸舉兵援臺(臺城),留書二萬卷付給馬樞。馬樞隱于茅山。陳文帝元嘉元年(公元560年)歲次庚辰,文帝征為度支尚書,辭不應命。后來,鄱陽王陳伯山為南徐州刺史,欽佩馬樞學識,派人邀請,馬樞以有疾為名固辭,在門人的勸說下,不得已而至南徐州見鄱陽王。鄱陽王為馬樞修筑別墅,馬樞嫌其豪華,于竹林間白筑茅舍而居。陳宣帝太建十三年(公元581年)歲次辛丑卒。

            此案發生在梁朝邵陵王蕭綸為南徐州刺史時,因發生侯景之亂而占,得到震20171003145369736973.jpg卦,九四為變爻。九四爻辭曰:

             

            九四,震遂泥。

            象曰:震遂泥,未光也。

             

            馬樞因侯景之亂而占,用震20171003145369736973.jpg卦九四變爻之辭解占為侯景之亂,將會給他帶來陷于泥炭之災,遂退隱茅山。

            侯景原為東魏大將。東魏孝靜帝武定五年(公元547年)歲次丁卯,侯景以其領有的河南七州十三鎮之地,叛魏降梁。梁武帝蕭衍貪圖土地,派蕭淵明率兵北上接應,遭東魏軍襲擊,蕭淵明戰敗被俘。東魏大將高澄向梁朝表示,愿以蕭淵明換回侯景,梁武帝答應高澄的要求。侯景進退兩難,遂于梁武帝太清二年(公元548年)歲次戊辰八月,在壽陽(今安徽壽縣)起兵反梁,并與梁朝臨賀王蕭正德勾結,很快攻下建康(今南京),圍攻皇宮所在地臺城。久攻不下,侯景下令解放奴隸,使軍隊數日內日增至十余萬人。太清三年三月,臺城陷落。侯景縱兵燒殺搶掠,建康城化為焦土,百余萬人口僅剩下二三萬。梁武帝蕭衍被軟禁在臺城文德殿饑餓而死。梁簡文帝大寶二年(公元551年)歲次辛未,侯景自立為漢帝,改元太始,發兵三吳,肆意燒殺。梁湘東王蕭繹派陳霸先、王僧辯率兵進攻建康,侯景戰敗,率兵東逃,企圖入海亡命,途中為部下所殺。侯景之亂,前后凡三年,給江南人民帶來極大災難。這是發生在梁武帝執政后期的一次重大政治事件,使蕭梁政權一度滅亡,影響至大。

            馬樞從卦爻辭中預知侯景之亂的嚴重性,遂隱居茅山與白燕為伴,三十幾年。(2020/11/4)

             

            周弘正占國運一案

            《周易筮述》:

             

            周弘正精周易,大同末,筮得蹇蹇.jpg三爻,嘗謂弟弘讓曰:“國家阨運,數年當有兵起,吾與汝不知何所逃之。”及梁武帝納侯景,弘正謂弘讓曰:“亂階此矣。”

             

            周弘正,字思行,幼孤,與其弟弘讓、弘直俱為伯父周捨養大,捨為梁武帝時吏部尚書祠部郎,累遷右衛將軍。弘正十歲,通《老子》、《周易》,十五歲召補國子生,后遷國子博士。陳武帝時授官太子詹事。陳文帝天嘉元年(公元560年)遷侍中、國子祭酒。陳宣帝太建二年(公元570年)授尚書右仆射。太建六年(公元574年)卒于官,終年七十九歲。著有《周易講疏》十六卷、《論語疏》十一卷、《莊子疏》八卷、《老子疏》五卷、《孝經疏》二卷、《集》二十卷。周弘正《南史》有傳,附于《周朗傳》之后。

            大同為梁武帝蕭衍年號(公元535-546年)。大同末年,周弘正占筮國運,得到蹇蹇.jpg卦,九三為變爻。蹇蹇.jpg卦象征行走艱難,其外互為離,離主刀兵,內互為坎,坎為險陷,占國運逢此卦象,表明國家將陷入刀兵之禍,故周弘正解占為國家將有災厄,數年之間將有兵起。及侯景投降梁朝(侯景事件見前案),周弘正預知此為亂階將至。侯景之亂前后二年之久,梁武帝被幽禁而死,梁朝幾乎敗亡。周弘正之筮果然應驗。(2020/11/4)

              

             

             《中國歷代易案考續》選載(三)

             

            吉士瞻占官運一案

            《周易筮述》:

             

            吉士瞻少有志氣,不事生業。時征士吳苞見其姿容,勸以經學。乃就卜者王先生卜《易》,值渙渙卦.jpg三爻,王生曰:“君志在四方。擁仗節非一州,后一年當得戎馬大郡。”及梁武帝起兵,遣士瞻討不從傘者,果大貴顯。

             

            吉士瞻,字梁容,馮翊蓮勺人。吳苞見士瞻相貌威重,勸他學習經學。年過四十,仍不得志。乃就王先生處占卦,如上案所說。因征戰之功,梁武帝天監二年(公元503年)授為直閣將軍,歷任秦、梁二州刺史,加都督,后為太子右衛率,又出為西陽、武昌二郡太守,為政清廉,家無私積。吉士瞻曾做一夢,夢見一堆鹿皮,數之共十一張。醒后喜曰:“鹿者,祿也,吾當居十一祿乎?”自其為官日久,職務屢遷,至其為西陽、武昌二郡太守,已為十一次被轉官了,心里疑惑。故而患病,不肯治療,于梁武帝普通七年(公元526年)卒于郡。

            此案本卦渙渙卦.jpg,六三為變爻,即渙渙卦.jpg之巽鼎卦.jpg。渙渙卦.jpg卦六三爻辭曰:

             

            六三,渙其躬,無悔。

            象曰,渙其躬,志在外也。

             

            渙卦.jpg卦六三與上九陰陽相應,六三為下卦坎的最上一爻,將要走出坎卦,故稱“君志在四方”,不是安守本分之象,而又與上九陰陽相應,志在外而外有應,利于外出。之卦巽鼎卦.jpg,巽為風為入,為風必然多變動,“巽以行權”(見《周易·系辭下傳》),古代地方政權和軍權是一體的,故稱“仗節非一州”,此與其夢十一次食祿也相一致。

              

             

            北齊武成帝高湛二案

            (一)

             

            《周易筮述》:

             

            齊武成怨孝昭,問策于王元海(即高元海,其父高思宗為神武帝高歡的侄子,封上洛郡王,高元海當時為散騎常侍,后累官為侍中、儀同三司、太子詹事,此處稱王元海為誤——引者注),元海對曰:“濟南世嫡,尊之,號令天下,以順討逆,萬世一時也。”武成狐疑,召鄭道謙筮之,遇咸20110512130507567.jpg初爻,曰:“‘咸趾,志外’,兌說而艮不隨,切戒舉事。”遂不用。

             

            我們要搞清這一案例,必須先搞清此案的時代背景。此案發生在北齊孝昭帝高演皇建二年(公元561年)歲次辛巳七月。

            北齊的奠基者是東魏的權臣高歡,但是高歡未來得及篡奪帝位就死去了,他的兒子高洋正式稱帝,建立北齊政權。高歡被追認為神武皇帝。北齊的首任皇帝是高洋,第二任是高洋之子高殷。

            高殷繼位時十五歲。高殷繼位在中國封建專制下是順理成章的事,但高洋的弟弟高演卻心懷異謀,他于高殷稱帝的第二年(公元560年)二月殺死尚書楊、侍中燕子獻等大臣,自為丞相,錄尚書事。執掌朝政,為他下一步篡奪帝位鋪平了道路。在誅殺大臣的過程中,他得到弟弟長廣王高湛的支持,許諾立高湛為皇太弟,將來的帝位繼承人。同年七月,高演廢高殷為濟南王。高演即皇帝位于晉陽,改元皇建。

            高演在高湛的協助下發動宮闈政變后,按照事先的約定,封高湛為右丞相、領京畿大都督??墒菚r隔不久,高演就下令他的長子高百年為皇儲,又任命庫狄伏連為幽州刺史,斛律羨為領軍,以此來削弱高湛的兵權,也等于宣布取消了他的皇位繼承人的承諾?;式ǘ辏ü?/span>561)歲次辛巳七月,高演仍在晉陽,下令高湛將高殷押送晉陽處死。這就是筮案中所說“齊武成(高湛)怨孝昭(高演)”的歷史背景。

            高湛在此關鍵時刻,何去何從?他一時拿不定主意,于是,他把他的親信、堂侄、任散騎常侍的高元海找來商議對策。經過一個夜晚的思考,高元海拿出了三條意見對高湛說:第一,你可以親自向皇太后求情,然后再去高演那里,請求免除你的一切職務,解甲歸田,云游四方,可保你一生無憂;第二,你去請求高演封你為外地的某一刺史,辭去一切中央職務,逍遙自在,不干朝政,也可以平安無憂;第三,你可以借高殷的名義,號令天下,糾集文武百官,率領天下英雄,恢復高殷的皇位,討伐高演這個篡奪皇位的叛逆之人,這樣,你就可以在百姓中樹起威望,而且還可以步步高升。高湛對高元海的最后一條意見很贊賞,但他天性優柔寡斷,總是下不了決心。于是,令術士鄭道謙為此占卦,得到咸20110512130507567.jpg卦,初六為變爻。初六爻辭曰:

             

            初六,咸其拇。

            象曰:咸其拇,志在外也。

             

            20110512130507567.jpg卦是感應的意思。咸其拇,指感應在腳趾,感應尚淺。鄭道謙取咸20110512130507567.jpg卦初六爻辭“咸趾、志外”與咸20110512130507567.jpg上兌下艮之義綜合解占,認為感應尚淺,雖心懷向外發展的志向,上卦兌為喜悅,但下卦艮為止義,故只宜靜守待時,不宜有分外舉動。

            我們可想而知,令術士占卦或令內部官員占卦,高湛不會把自己的真實意圖說出來,只能是占問國運或占問自己的運氣與吉兇禍福。鄭道謙依據咸卦初六爻辭和卦象指出“切戒舉事”,已經說到家了。因此,高湛雖贊高元海的第三條意見,卻未能按照去做,而是“湛乃奉詔,令數百騎送濟南王至晉陽”。濟南王去至晉陽之后的命運可想而知。“九月,帝使人鴆之,濟南王不從,乃扼殺之。”(參見《資治通鑒·陳記二》)

            皇建二年九月,北齊廢帝濟南王被押送到晉陽后被北齊肅宗高演殺死,高演自以為這樣就解除了他為皇帝的隱患(高演廢掉高殷為濟南王后,擔心有王公或權臣打出濟南王的旗號,組織四方軍士力量對他進行討伐),而他于十月出獵,馬驚后被摔傷,很快就死去了。高演死前立下遺詔,令長廣王高湛繼位為皇帝。十月癸丑日,高湛即皇帝位,改元太寧。

            可以看出,高演篡奪帝位后,本想將帝位傳給他的兒子高百年,他臨終前,大概為時勢所迫,不得不傳位給高湛。不論出于什么原因,高湛奉遺照繼位為皇帝的確是歷史事實。高湛未動一槍一刀就實現了當皇帝的愿望,這得力于術士鄭道謙的易卦解占。不然,若依高元海的意見,北齊皇室內部將是一場殘酷的廝殺,結局如何,也難以預料。

            司馬光在《資治通鑒》中對這一歷史事件的記述更為詳細,今摘如下:

             

            元海曰:“濟南世嫡,主上假太后令而奪之。今集文武,示以征濟南之敕,執斛律豐樂,斬高歸彥,尊立濟南,號令天下,以順討逆,此萬世一時也。”湛大悅。然性怯,狐疑未能用,使術士鄭道謙等卜之,皆曰:“不利舉事,靜則吉。”有林慮令潘子密,曉占侯,潛謂湛曰:“宮車當晏駕,殿下為天下主。”湛拘之于內以侯之。又令巫榍卜之,多云“不須舉兵,自有大慶。” 

             

               可見,高湛在用盡心計的同時,令多個術士為他占卜。只可惜,只有鄭道謙的占卜有卦象可考,其余則未見有所得卦象的記載。后人對于術士們是如何預見到高演將要晏駕,高湛就要繼位為帝的,無資料可考證了。(2020/11/11)

             

            (二)

            《周易筮述》:

             

            皇建中,武成以丞相在鄴下居守,自致猜疑,甚懷憂懼,謀起兵。每宿輙令吳遵世筮,遇履20110509110344524.jpg上爻,云:“自有大慶,不必起兵。”由是不決。俄而,趙郡王等奉太后令以遺詔追武成,更令筮之。遵世云:“比己作十余卦,自然有天下之征。”及即位,授中散大夫。

             

            此案與前案鄭道謙占卦當是在一個時間階段內。高湛是個占卜狂。在如何對待高元海建議他起兵征伐高演這個重大問題上,他確實猶豫了,只好聽信占卜的意見。他令鄭道謙占卜后(或者還有其他人也為他占卜),又令吳遵世為他占卦,得到履20110509110344524.jpg卦,上九為變爻。

            20110509110344524.jpg卦上九爻辭曰:

             

            上九,視履考詳,其旋元吉。

            象曰:元吉在上,大有慶也。

             

            20110509110344524.jpg卦象征之義為循禮而進,這種前進當然是文明禮儀的前進,而不是征戰殺伐。上九變爻在履20110509110344524.jpg卦最上爻,已到極盡之地步,很快就要舉行“履帝位而不疚”(《周易·履·彖》)的儀式了,故吳遵世解占說“不必起兵”,“自有大慶”,上九“元吉在上,大有慶也”正是此義。

            史載:北齊孝昭帝高演皇建二年(公元561年)歲次辛巳十一月甲辰日,孝昭帝崩于晉陽宮,遺命征長廣王高湛繼承帝位。趙郡王高叡令黃門侍郎王松馳至鄴城向高湛報信,宣布高演遺詔,高湛聽了仍然狐疑,恐怕有詐。于是,派親信去晉陽,傳回消息后,高湛大喜,這才帶兵親赴晉陽,使河南王高孝瑜先入宮,換成自己帶去的衛兵后,自己再入宮。十一月癸丑日,高湛即皇帝位,宣布大赦,改元太寧。

            吳遵世為高湛所占之卦果然應驗了。

            吳遵世,字季緒,渤海人,少年學易,曾入北岳恒山跟隨隱居道士出家,相處數年,忽然出現一位老翁,對吳遵世說,我授給你一付開心符。遵世跪地接符吞下,從此就通曉周易占術了。后來吳遵世辭別恒山道觀,到當時的京師洛陽去,為達官貴人占筮應驗,逐漸有了名氣。他曾為北魏孝武帝元脩多次占卦,皆能應驗?!侗饼R書·方伎傳·吳遵世傳》中記曰:

             

            世祖(高湛)以丞相在京師居守,自致猜疑,甚懷憂懼,謀將起兵,每宿蓍,令遵世筮之。遵世云:“不須起兵,自有大慶。”俄而,趙郡王奉太后令以遺詔追世祖。及即祚,授其中書舍人,固辭疾。

             

            因吳遵世占卦有驗,高湛當皇帝后,封吳遵世為中書舍人之官。但不知什么原因,吳遵世以患病為名,辭官不做?!侗笔?/font>·藝術傳》中也有《吳遵世傳》,對其事跡所述更詳。(2020/11/21)

             

             

             《中國歷代易案考續》選載(四)

             

            4216.jpg筮北齊一案

             

            《周易筮述》:

             

            為韋孝寬參軍,頗知卜筮。一日,筮齊朝事,遇謙qw.jpg五爻,曰:“鄰者齊也,我利則彼不利,且以日辰斷之,來年東朝必大相殺戮。”孝寬因令4216.jpg作謠歌曰:“百升飛上天,明月照長安。”百升,斛也。又言:“高山不摧自崩,槲樹不扶自豎。”令諜人多赍此遺之于鄴。齊主聞之,明年遂誅斛律明月。國中大亂。

             

               此案發生在北周武帝宇文建德元年(公元572年)歲次壬辰五月,亦即北齊后主高緯武平三年五月。案中涉及到的主要歷史人物為北周勛州刺史韋孝寬和北齊左丞相斛律光。

               北周鄖國公、勛州刺史韋孝寬善于運用間諜探知敵國動靜。當時北周都長安,北齊都鄴城(今河北臨漳),兩國時有征戰。韋孝寬放出自己的諜探到鄴城去,還收買了對方內部的官員作為自己的諜探,因此,北齊的動靜,韋孝寬都能提前探到。他當時鎮守汾北勛州,與北齊左丞相斛律明月(斛律光)在汾北交戰,斛律明月自統帥軍隊以來,從未打過戰敗,又善于撫慰部下,威望極高,故屢加官進級,韋孝寬對斛律明月很是懼怕。韋孝寬部下參軍曲4216.jpg對周易占卦頗有研究,孝寬令曲4216.jpg通過占卦預測北齊內部的情況,得到謙qw.jpg卦,六五為變爻。謙qw.jpg卦六五爻辭曰:

             

            六五,不富以其鄰。利用侵伐,無不利。

            象曰:利用征伐,征不服也。

             

            此案的主旨在于占問北齊內部情況,爻辭“不富以其鄰”,北周與北齊為鄰國,北齊自己得不到好處,而把好處送給了鄰國,故曲4216.jpg判斷為“我利則彼不利”,謙qw.jpg卦六五為變爻,則之卦為蹇蹇.jpg卦。蹇蹇.jpg卦外互離,離為刀兵,內互為坎,坎為險陷,由此判斷北齊內部陷于自相殺戮之中,并且指出,以日辰斷之應在明年(歲次壬辰五月。其所對應年月的判斷依據,有待探討)。圖示如下:

             219.jpg

               韋孝寬此人本來就善于運用間諜來探知北齊的情況,他聽了曲4216.jpg的解占,充分發揮了他個人的聰明才智,充分利用了對方的內部矛盾,把目標對準了他最為懼怕的對手斛律明月,必置其于死地而后快。于是,韋孝寬作歌謠曰:“百升飛上天,明月照長安。”又因北齊皇帝姓高,故又作歌謠曰:“高山不摧自崩,斛樹不扶自豎。”讓諜人在鄴城傳唱。史稱此歌謠“令諜人傳之于鄴,鄴中小兒歌之于路”。北齊右丞相祖珽眼有盲疾,與左丞相斛律明月不睦,正打算陷害斛律明月,卻找不到借口,聽到鄴城傳唱的歌謠后,又增加了兩句:“盲老公背受大斧,饒舌老母不得語。”

               祖珽把這些歌謠記下,使其妻弟鄭道蓋上奏皇帝。北齊皇帝高緯本是個昏暗之主,他問祖珽這是怎么回事,祖珽解之曰:“百升者,斛也。盲老公,謂臣也,與國同憂。饒舌老母,似謂女侍中陸氏也。且斛律累世大將,明月聲震關西,豐樂威行突厥,女為皇后,男尚公主,謠言甚可畏也。”在祖珽等人的鼓動下,齊主高緯終于信謠言以為真,于武平三年六月下令將左丞斛律明月滿門抄斬,斛律皇后被廢為庶人。

               斛律明月被殺的消息傳到北周,“周主聞光死,為之大赦。”(以上引文俱見《資治通鑒》)

             

             

            奚永洛免難一案

             

            《周易筮述》:

             

               武衛奚永洛與河內人張子信對坐,有雀鳴于庭樹,斗而墮焉。子信筮之,遇觀觀.jpg初爻,曰:“觀觀.jpg為風行之卦,爻主小人傷害。向夕有風從西南來,歷樹拂墻角,夜必有人喚公,不可往。”子信去后,果有風來。至夜,高儼使召永洛,且云“敕喚”,永洛欲赴,其妻苦留,稱墜馬折腰。免于難。

             

               此案是張子信為武衛奚永洛進行周易預測,使奚永洛避免北齊宮廷內部一場喋血之災。

               張子信,河內人,頗涉文學,少以醫術知名,又善易筮及風角。隱居白鹿山。游京邑,為魏收等顯官所重。北齊武成帝高湛大寧(公元561年)中,朝廷召授張子信尚藥典御,后主高緯武平初年(公元570年),又為大中大夫,聽任其自由還山。張子信入《北史·藝術傳》和《魏書·藝術傳》,此案所述事實,張子信本傳中皆有記載。

               北齊后主高緯武平二年(公元571年)歲次辛卯,太?,樼鹜醺邇皩τ阡浬袝潞褪块_、開府儀同三司、武衛大將軍穆提婆專橫奢縱極為不滿。而和、穆二人獨得皇帝信任。和、穆議定使高儼只保留太保的空銜,去掉大司馬的軍職,更引起高儼的憤恨。高儼聯合治中侍御史王子宜、開府儀同三司高舍洛、中常侍劉辟強、侍中馮子琮等人,于七月庚午日早朝時,帶兵士三千人,矯詔(假傳圣旨)令領軍將軍庫狄伏連逮捕和士開,令都督馮永洛殺之。和士開最受皇帝高緯信任。高儼夜晚組織三千兵士,矯詔殺和士開,宮廷喋血,引起高緯極大憤怒。事后庫狄伏連、高舍洛、王子宜、劉辟強、馮子琮等皆被逮捕斬首。高緯還想把高儼府中文武官吏全殺光,丞相斛律光認為那樣會引起人心不安,引起意外事件,高緯接受了斛律光的建議,才免除了儼府文武官吏的死刑。同年九月,高緯下令將高儼殺死。

               奚永洛任宮廷武衛將軍,由于張子信占卦而避過了參與高儼發動的誅殺和士開案,因而幸免于難。

               張子信為奚永洛因雀鳴斗墮地而占卦問吉兇,得到觀觀.jpg卦,初六為變爻,即觀觀.jpg之益益.jpg。觀觀.jpg卦下坤為地,上巽為風,其為風行地上之象,故張子信解為“風行之卦”。坤為西南方向,故說傍晚時有風從西南方向到來。觀觀.jpg卦初六為變爻,初六為小人之位。之卦益益.jpg,其象為大離,即離卦,離為刀兵,當晚主有刀兵之禍,因此,張子信告訴奚永洛當夜不可出門,即使有人帶圣旨來喚也不要去。奚永洛所信了張子信的話,未參與高儼發動的喋血案,逃過了一劫。圖示如下:

             218.jpg

             

             《中國歷代易案考續》選載(五)

             

            和士開占生子一案

             

            《周易筮述》:

             

            和士開封王,妻元氏無子,以側室長孫(氏)為妃,令吳遵世筮,遇剝20110509110149264.jpg五爻。遵世云:“此卦偶與《占》同。”因出其占書云“元氏無子,長孫為妃”。士開喜于妙中,于是起叫而舞。

             

            和士開,字彥通,清都臨漳人,其先人為西域商胡,本姓素和氏,其父和安于北齊神武帝高歡時為給事黃門侍郎、儀州刺史。和士開因此被選為國子學生,聰慧機巧,又善彈琵琶,成為長廣王高湛府中的參軍。高湛與和士開因游戲而非常親近。和士開吹捧高湛曰:“殿下非天人也,是天帝也。高湛喜極而說和士開:“卿非世人也,是世神也。”后來高湛當了皇帝,和士開飛黃騰達。直至賜爵淮陽王、尚書令、錄尚書事,總攬朝政。

            和士開封王時,其妻元氏沒有生兒子,以側室長孫氏為妃,希望能為他生個兒子。因此事,和士開令吳遵世為他占了一卦,得到剝20110509110149264.jpg卦,六五為變爻。吳遵世說,這一卦正好與占書上所說的一樣,翻開占書,上面寫著“元氏無子,長孫為妃”,意思是長孫氏立為妃后,能生兒子。和士開以為這次占卦妙中,因而“起叫而舞”,高興極了。

            吳遵世只說此卦與占書上相同,其相同之處在于“元氏無子,長孫為妃”,顯然此為占林之辭?,F流傳下來的此類占書有漢人所著《焦氏易林》,還有其他《易林》,皆為占卜之書。筆者手頭缺少資料,不知此二句林辭出于何種占書,讀者感興趣,可以考證。

            還應指出,和士開封王是在北齊后主高緯武平元年(公元570年)歲次庚寅七月癸丑日。和士開被瑯琊王高儼殺死是在武平二年(公元571年)歲次辛卯七月庚午日。和士開被封淮陽王后僅一年的時間,就被殺死了。按《北史·和士開傳》,和士開被高儼殺死后,北齊后帝高緯“哀悼不視事數日,后追憶不已,詔起復其子道盛通直散騎常侍。”可證和士開確實得了兒子。但此子是否為長孫氏所生,史無記載。

             

             

            劉騰立宅一案

             

            《周易筮述》:

             

            劉騰初立宅,奉車都尉周恃為主筮,遇大過大過.jpg三爻,棟折榱崩,大兇之兆,深諫止之。騰怒而不用。恃告人曰:“必困于三月、四月之交。”至期,果死。

             

            劉騰入《魏書·閹官傳》和《北史·恩幸傳》。劉騰,字青龍,本為平原(今山東平原縣)人,后遷徙兗州樵郡。幼不讀書,因犯罪受腐刑被收入宮廷當差,由小黃門轉中黃門。北魏孝文帝元宏時,就受到賞識。孝明帝元詡時,胡太后臨朝聽政?;鹿賱Ⅱv與領軍將軍于忠密謀暗殺了宰相高肇,使胡太后臨朝聽政得以實現。劉騰也因此封為長樂縣公,其妻魏氏封為鉅鹿郡君,所養二子分別為郡守、尚書郎。劉騰少年時即入宮廷,僅能認識自己的名字,但頗多奸謀,善于窺探人主之意,深得胡太后重用,“太后臨朝,特蒙進寵,多所干托,內外碎密,棲棲不倦”。胡太后聽政后,最有興趣的事就是興建寺廟。洛陽城內外的永寧寺、太上公寺、太上君寺以及伊闕口石窟寺等,崇殿高塔,雕絢飾麗,這些都是劉騰為迎合胡太后主持操建的。劉騰自己也借修建寺廟的機會大發橫財。史稱劉騰“歲入利息以數萬計”。劉騰又依仗職權逼奪鄰居而廣自家宅第,大肆修建屋宇。

            此案就是劉騰為自己大修豪宅時,奉車都尉周恃為其占封,得到大過大過.jpg卦,九三為變爻。九三爻辭曰:

             

            九三,棟橈,兇。

                  象曰:棟橈之兇,不可以有輔也。

             

            這是說棟梁彎折曲撓,有兇險?!断髠鳌氛f,棟梁彎折曲撓,不可以再加以輔助了。

            周恃由此斷定劉騰很快有大災,棟折榱崩,大兇之兆,深諫止之。”但此時的劉騰權傾上下,為所欲為,不會聽從周恃的勸告。周恃告訴別人說,劉騰“必困于三月、四月之交”,劉騰果然死于該年三四月間。

            大過大過.jpg卦九三爻辭,已顯示大兇之兆。“棟橈”,正與劉騰大修豪宅的舉動相符,故周恃斷定劉騰必因此而致兇。大過大過.jpg卦內外互卦皆為乾卦,乾為四月(十二月辟卦,乾卦為四月),外卦兌與內互乾為夬20110508084802182.jpg卦,夬為三月。大過大過.jpg卦九三為變爻,則之卦為困困.jpg卦,困困.jpg卦上兌為澤,下坎為水,澤中漏水之象,澤無水則困。故周恃斷劉騰“必困于三月、四月之交”。

            劉騰目不識丁,卻多機巧多權謀,以宦官身份,終于一時執掌北魏朝廷大權,攀上衛將軍、儀同三司、司空的高位,與侍中、領軍將軍元叉勾結“表里檀權,叉為外御,騰為內防,常直禁省,共裁刑賞,政無巨細,決于二人,威振內外。百僚重跡”。“劉騰為司空,八坐、九卿常旦造騰宅,參其顏色,然后赴省府,亦有歷日不能見者。公私屬請,唯視貨多少,舟車之利,山澤之饒,所在榷固,刻剝六鎮,交通互市,歲入利息以巨萬萬計,逼奪鄰舍以廣其居,遠近苦之。”北魏孝明帝元詡正光三年(公元522年)歲次壬寅三月,“司空劉騰卒?;鹿贋轵v義息(義子-引者注)重服(穿戴重孝服——引者注)者四十余人,衰绖(孝服)送葬者以百數,朝貴送葬者塞路滿野。”(引義俱見《資治通鑒》)劉騰的黨羽滿朝,已是根深蒂固。

             

            劉騰死后不久,被幽禁的胡太后再次臨朝視政,劉騰的官爵被追奪,其妻魏氏及其兩個養子(有地位的宦官可以娶妻,結成“菜戶”,可以收養兒女)相繼被殺死,其黨羽逐漸被清洗。“棟橈之兇”驗矣。

             

             

             

            《中國歷代易案考續》選載(六)

             

             

            北魏孝武帝元修一案

             

            《周易筮述》:

             

             

             

            魏孝武時,一日,召潘彌作卦,遇大壯大壯.jpg上爻,奏曰:“震動在上,其變甚速。且變離為戈兵,今日當厄,有急兵。”是日,帝在逍遙園晏,日晏還宮,至后門,馬驚不前,鞭使入,謂彌曰:“今日幸無他不!”彌曰:“過夜半則大吉。”須臾,帝飲酒,遇而崩。

             

            北魏孝武帝元修是北魏的末代帝王。他在帝位時完全受權臣高歡左右,他總想擺脫這種境地,終因無能力與高歡較量而未能實現。永熙三年(公元534年)歲次甲寅七月,高歡大殺北魏大臣,元修被迫離開洛陽西逃長安以大將宇文泰作為依靠。同年閏十二月癸巳日,元修被宇文泰殺。北魏至此滅亡。

            此案發生的具體時間為北魏孝武帝永熙三年(公元534年)歲次甲寅閏十二月十五癸巳日。

            元修曾因登基兩次讓吳遵世為其占卦。筆者在《中國歷代易案考》中已作了介紹。此案為死前讓潘彌為其占卦,得到大壯大壯.jpg卦,上六為變爻,即大壯大壯.jpg之大有大有卦.jpg。潘彌解占說,大壯大壯.jpg上卦為震,上六變爻在上卦震,震為震動,最上爻為變爻,其動甚速。大壯大壯.jpg上六為變爻,則上卦震變為離,離為戈兵(此說據《周易·說卦傳》)。震動為急速,離為戈兵,故斷今日當有戈兵之災。這一天,元修在逍遙園晏會,天將黑時才回宮,他自認為這一天沒有兇害了,潘彌對他說,過了半夜之后才算度過今日之災。元修回宮后又飲酒解愁,結果飲了宇文泰布下的酒(毒酒)而死去。

            潘彌解占是以卦爻之象作解,未涉及卦爻之辭。

            潘彌的生平事跡不詳。此案的原始出處待考。

             

             

            王早二案

             

               王早,渤海南皮(今河北?。┤?,明陰陽九宮及兵法,尤善風角,生活于北魏太宗、世祖間。“太宗時喪亂之后,多相殺害,有人詣早求問勝術,早為設法,令各無咎,由是州里稱之。”入《魏書》、《北史》藝術傳。

             

            (一)

             

            《周易筮述》:

             

             

             

            王早同客清晨立門外,有卒風振樹,因筮之,遇屯屯.jpg二爻,語客曰:“依卦當有千里外急使,日中將兩馬一白一赤從西南來,至即取我逼我,不聽與妻子別。然匪寇婚媾,終無他尤。”語訖,召家人、鄰里辭別,澡浴。帶書囊,日中出門候使。如期,果有二馬一白一赤,從涼州至,即促早上馬,遂詣行宮。

            時魏世祖圍涼州,未拔,故許彥薦之。早,彥師也。

             

            此案載于《北史·藝術傳·王早傳》和《魏書·藝術傳·王早傳》?!侗笔贰泛汀段簳匪d內容與本案完全相同,只是缺少“遇屯二爻”一語?!吨芤左呤觥匪齺碜院螘?,尚不清楚。

            王早與客人清晨在門外看到一陣風刮來,樹枝搖晃,因此而筮卦,得到屯屯.jpg卦六二為變爻。王早據此判斷中午時將會有一人乘馬從西南來,催促他上馬,來不及與家人告別,就會飛馳而去。

            因屯卦六二爻辭有“匪寇婚媾”一語,王早認為這不是強盜,而是來求婚媾匹配的人,不會有什么不好。于是,王早沐澡,備好書囊,與家人、鄰里告別,出門外等候有使者來接他。果然至中午時,有使者從涼州來,一匹白馬和一匹赤馬,催促王早上馬馳去。原來魏世祖發兵攻打涼州,未能取勝,王早的弟子許彥向世祖推薦王早,故世祖派人來召王早而去?!侗笔?middot;王早傳》記曰:

             

             

             

            及至,詔問何時當克此城,早對曰:“陛下但移據西北角,三日內必克。”帝從之。如期而克。

             

            此案發生在北魏太武帝太延五年(公元439年)歲次己卯。該年六月,北魏太武帝拓跋燾決定發兵攻打不臣服于北魏的西涼政權。八月,北魏兵至涼州城外,西涼河西王牧犍嬰城自守,并求救于柔然。太武帝從降者口中得知涼州城內情況,分兵圍城。九月丙戌日,涼州城潰,河西王率部投降。

            王早因占卦得屯屯.jpg卦,六二爻變,即屯屯.jpg之節節.jpg。由此知將被詔去。屯屯.jpg卦六二爻辭曰:

             

            六二,屯入,邅如,乘馬班如,匪寇婚媾,女子貞不字,十年乃字。

            象曰:六二之難,乘剛也;十年乃字,反常也。

             

            乘馬班如,匪寇婚媾,是說有人乘馬前來,他們不是強寇,而是來求婚配的,據此,王早判斷為乘馬的人前來有求于自己。六二爻陰爻位為當位,又居下卦 的中位。六二爻變,則下卦震變為兌。震為馬,六二為兩匹馬,兌為西方,震為東方,東西相對為遠,故稱兩馬從西南千里外來。日中來者,中爻為變爻也。

             

            (二)

             

            《周易筮述》:

             

             

             

            魏世祖自涼州還都,時久不雨,問王早曰:“何時當雨?卿試筮之。”  早作卦遇解解.jpg初爻,曰:“坎為雨,變兌為西,互離為日,日西之候也。以象推之,今日申時必大雨。”比至未時,猶無片云。世祖召早詰之。早曰:“更忍。”須臾,至申時云氣四合,遂大雨滂沱。世祖甚善之。

             

             

             

            此案本卦解解.jpg,初六為變爻,即解解.jpg之歸妹歸妹.jpg。解解.jpg卦下卦為坎,坎為水,初六變則坎變為兌,兌為西方。解 卦內互為離,離為日,離日兌西,故稱“日西之候也”定申時必有大雨。

            離為日為午時,因兌卦為西,由此判斷日酉申時有大雨。而同為日酉的地支還有未時,為什么不定未時而定申時呢?未為木墓,申為水母,故不定未時定申時。

            此案以卦爻之象解占,未涉及卦爻之辭。解解.jpg卦下卦為坎,初六為變爻,坎水已動,必雨之象??沧優閮?,兌為西,內互離,由此判定下雨的時間為日酉申時,此斷法新奇。

            為什么此案可定當日必雨?因為坎水已動,而動在初爻,故可知當日必雨。為什么可定申時必雨?兌為酉,為什么不定酉時?這是由內互離和變卦兌相聯系而得出“日西之候”,申為水母,又符“日酉”的條件,故定申時必雨。這是本案解占的難點所在。

             

             

             

             

            《中國歷代易案考續》選載(七)

             

              

             

             

            拓跋瑞母親因夢問筮一案

             

            《周易筮述》:

             

             

             

            魏拓跋瑞母尹氏,有妊致傷后晝寢,夢一老翁具衣冠告之曰:“吾賜汝一子,汝勿憂也。”而私喜,以問筮者,遇萃萃.jpg四爻,曰:“位雖不當,變坎成男,大吉之兆。”未幾,而生子,以為協夢,故名瑞,字天賜。

             

            此案本卦萃萃.jpg,九四為變爻,即萃萃.jpg之比比.jpg。萃萃.jpg九四陽爻居于陰位,故稱“不當位” (陽爻居于陽位為當位,陽爻居于陰位為不當位;陰爻居于陰位為當位,陰爻居于陽位為不當位)。由于萃萃.jpg卦九四為變爻,則變出之卦比比.jpg卦,比比.jpg卦上卦為坎,是由本卦萃萃.jpg卦九四爻變而產生,坎為中男,故稱“變坎為男”,當生男孩。果然生下一個男孩。為男孩取名瑞,字天賜。

            北魏拓跋天賜被封為汝陰王,《魏書》有傳。

             

             

            厐儉占父一案

             

            《周易筮述》:

             

             

             

            魏郡厐儉因亂失父,時儉三四歲,母襁抱轉客廬中,慮無見期,召筮遇旅旅卦.jpg二爻,筮者曰:“懷資之日,得童之朝,當復相合。” 后鑿井得錢千余萬,遂巨富。以乏給使,買一老蒼頭。蒼頭歸廚下,竊言曰:“堂上老母似我婦。” 婢以告母,呼問事實,復為夫婦。時人為之語曰:“廬里厐公,鑿井得銅,買奴得翁。”

             

             

             

            厐儉三四歲時,因戰亂由母親帶領逃離家鄉,后在廬中定居下來,其父不知去向,失散了。厐儉成人后,憂慮此事,怕找不到父親了,就求人占卦,得到旅旅卦.jpg卦,六二為變爻。六二爻辭曰:

             

            六二,旅即次,懷其資,得童仆,貞。

                  象曰:得童仆貞,終無尤也。  

             

             

             

            爻辭是說,行旅賃居在客舍,懷藏資財,擁有童仆,應當守持正固,終無尤怨。厐儉占問的是其父的信息,失散多年之后,能否與其父再團聚。筮者引伸爻辭之義說,獲得資財,雇用仆人的時候,就能團聚,時間不遠了。

            后來厐儉因挖井得到許多錢,成為巨富。雇用一名仆人,這名仆人就是他失散多年的老父親,一家人終得團聚。“廬里厐公,鑿井得銅(錢),買奴得翁。”人們編成這樣的順口溜到處傳唱。

             

             

            爾朱榮二案

             

            爾朱榮(493-530),北魏秀容部落首領。字天寶。北魏孝明帝時為直寢、游擊將軍。北魏末,組織武裝鎮壓各族人民起義,招納候景、高歡等,兵勢漸盛。武泰三年(公元528年),進軍洛陽,殺太后、少帝與百官二千余人,立孝莊帝,任都督中久諸軍事、大將軍兼尚書令,專斷朝政,并擊破葛榮起義軍。次年,擊破北海王顥,鎮壓葛榮別部韓樓和萬丑奴起義軍。專權期間,食邑累增至二十萬戶,任用本族子弟分掌權要,身雖在外,遙制朝政,后為孝莊帝所殺。

            劉靈助為燕郡人,曾向劉弁學習卜筮,后投靠爾朱榮。爾朱榮素信卜筮,因劉靈助占卜屢中,受到爾朱榮的重視,任劉靈助為功曹參軍。每有攻戰,必令筮之。

             

            (一)

            《周易筮述》:

             

             

             

            爾朱榮攻河內,未下,召劉靈助筮之,遇比比.jpg二爻,曰:“水為土掩。坤體在未,未時必克。”時日己向中,士卒疲怠。靈助曰:“時至矣。”榮鼓之,將士騰躍,即便克陷。

             

            爾朱榮率軍攻打河內郡(治今河南沁陽),未能攻下,令劉靈助占筮,得到比比.jpg卦,六二為變爻。比比.jpg內坤外坎,內坤為土,外坎為水。水為潤下,下為坤土,土克水,故稱“水為土掩”,即水被土克的意思。又因坤為西南方位(后天卦位坤在西南),對應十二地支中未支,故斷定未時必取勝。果然于未時攻下河內城。

            此案發生在北魏孝莊帝元子攸永安二年(公元529年)歲次己酉六月二十二日壬寅日。當時的背景是,北魏皇帝宗室北海王元顥在武泰元年(公元528年)正月被任命為驃騎將軍、開府儀同三司、相州刺史,率軍抵御進攻鄴城的葛榮起義軍,四月,行至汲郡。因北魏朝中發生了爾朱榮沉少帝、胡太后于河,殺王公卿輔二千余人的河陰之變,元顥即帥兒子、親隨投奔都建康的南方梁朝。同年十月,梁武帝蕭衍封元顥為魏王,派東宮直閤將軍陳慶之率兵護送元顥北上奪取帝位。蕭衍企圖在北魏培植一個傀儡皇帝,來發展自己的勢力。次年四月,元顥與陳慶之乘魏軍鎮壓山東一帶邢杲起義軍之機,自铚城進拔蒙城,進而在睢陽(今河南商丘南)稱帝,年號孝基。

            永安二年(公元529年)五月,陳慶之擁元顥率兵西進,攻占滎陽,乘勝進攻虎牢,逼近北魏都城洛陽。北魏孝莊帝元子攸驚慌失措,單騎渡過黃河向北逃命。留守洛陽的臨淮王元彧、安豐王元延明率百官迎接元顥進城,元顥入居洛陽宮,改元建武。

            此時坐踞晉陽(今山西太原)、遙控北魏朝政的爾朱榮聞魏主元子攸北逃,即馳會元子攸于長子(今山西長子縣),并奉元子攸南還,爾朱榮大集兵眾為前驅。元顥派都督宗正珍孫與河內太守元襲于六月初九己丑占據河內(河內郡,治野王,今河南沁陽)。爾朱榮率軍攻河內,于六月二十二日壬寅攻下,斬珍孫、元襲。

            在爾朱榮圍攻河內城時,令劉靈助占卦,得到比比.jpg卦,六二為變爻。劉靈助據此比比.jpg內外卦克制關系,斷定該日未時必克,果如此占。

             

            (二)

            《周易筮述》:

             

             

             

            爾朱榮至北中,攻城不獲,以時盛暑,議欲且還,以待秋涼。召劉靈助決之于筮,遇明夷明夷.jpg四爻。曰:“入腹獲心,必當破賊,”榮問:“何日?”答曰:“十八、十九間。”果如其言。

             

             

             

            爾朱榮攻克河內之后,乘勝南進,同年閏六月與元顥相持于黃河南北兩岸。元顥據南岸,陳慶之守北中城,安豐王元延明沿河布陣固守,河北爾朱榮大軍無船可以渡河。陳慶之三日十一戰殺傷甚眾。爾朱榮因初戰失利,又因盛夏天熱,打算撤軍北還,待秋涼再戰。此時黃門侍郎楊侃提出:“征發民財,多為桴筏,間以舟楫,沿河布列,數百里中,皆為渡勢,首尾既遠,使(元)顥不知所防。”御史中尉高道穆提出同樣的建議。于是,爾朱榮令劉靈助以筮決之,得到明夷明夷.jpg,六四為變爻。明夷明夷.jpg六四爻辭曰:

             

            六四,入于左腹,獲明夷之心,于出門庭。

                  象曰:入于左腹,獲心意也。  

             

             

             

            劉靈助摘取爻辭“入腹、獲心”解占,得出“必當破賊”的結論。爾朱榮又問何日可以取勝破賊,劉靈助斷為本月十八、十九之間。“戊辰,榮命車騎將軍爾朱兆與大都督賀拔勝縛材為筏,自馬渚西陜石夜渡,襲擊顥子領軍將軍冠受,擒之;安豐王延明之眾聞之,大潰。顥失據,帥麾下數百騎南走,陳慶之收步騎數千,結陳東還,顥所得諸城,一時復降于魏。”(引文具見《資治通鑒》)

            爾朱榮取得了渡河之戰的勝利。元顥在南逃途中被殺。陳慶之兵敗后化裝成僧人逃回建康,孝莊帝元子攸回到洛陽重坐上皇帝寶座。

            爾朱榮打響渡河之戰取得北中城的戊辰日,正是該月十八日。

             

             

            王春筮韓陵大戰一案

             

            《周易筮述》:

             

             

             

            王春,安邑人,少精易占,齊神武引為館客。韓陵戰,四面受敵,從寅至午三合三離,將士皆懼。神武將退軍。春筮得坤三爻,叩馬諫曰:“坤屬未土,時發則克,始雖無成,終焉勝之,比至未時,必當大捷。”縛其子詣軍門為質,若不勝,請斬之。

            賊果大敗。后從征討,恒令占卜,其言多中。

             

             

             

            此案對應的歷史事件是發生在北魏末年的韓陵山會戰。這是北魏權臣爾朱氏與晉州刺史高歡爭奪北魏朝廷掌控權的一次決戰。

            北魏孝武帝時,朝廷大權掌控在爾朱氏家族手中。晉州刺史高歡于建明元年(公元531年)十月立魏宗室元朗為帝,與爾朱氏公開對戰。高歡先于廣阿(今河北隆堯東)大敗爾朱兆,獲其甲族五千余,繼而攻克河北重鎮鄴城(今河北臨漳西南)。永熙元年(公元532年)歲次壬子三月,爾朱氏在爾朱世隆的策劃下,由爾朱兆、爾朱仲遠等組成二十萬聯軍,于閏三月壬寅日會于鄴城,屯兵洹水兩岸與高歡決戰。

            閏三月二十六庚申日,爾朱兆帥輕騎三千夜襲鄴城,叩西門,不克而退。二十八日壬戌,高歡將戰馬不滿兩千,步兵不滿三萬、眾寡不敵,乃于韓陵為圓陣,連系牛驢以塞歸道,于是將士皆有死志。雙方展開大戰?!顿Y治通鑒》記述雙方戰況曰:

            歡將中軍,高敖曹將左軍,歡從父弟岳將右軍。歡戰不利,兆等乘之。岳以五百騎沖其前,別將斛律敦收散卒躡其后,敖曹以千騎自栗園出橫擊之,兆等大敗。

            從上述這段記述文字可知,在韓陵大戰的過程中,高歡的部隊曾一度失利,由于高岳等帥軍沖前、躡后從從中橫擊,才扭轉了戰局。

            韓陵會戰后,爾朱氏覆滅,北魏政權落入高歡之手。

            這則筮案的占者王春,入《北齊書·方伎傳》:

             

            王春,河東人,少好易占,明風角,游于趙魏之間,飛符上天。高祖起于信都,引為館客。韓陵之戰,四面受敵,從寅至午,三合三離,高祖將退軍。春叩馬諫曰:“比未時必當大捷。遽縛其子詣王為質,不勝,請斬之。俄而,賊果大敗。其后,每從征討,其言多中。位徐州刺史卒。”

             

            《北史·藝術傳》也載曰:

             

            王春,河東安邑人也,少精易占,明陰陽風角。齊神武引為館客。韓陵之戰,四面受敵,從寅至午,三合三離,將士皆懼,神武將退軍。春叩馬諫曰:“比至未時,必當大捷。”遽縛其子詣軍門為質,不勝請斬之。賊果大敗。后從征討,恒令占卜,其言多中。位東徐州刺史,賜爵安夷縣公,卒贈泰州刺史。

             

            王春此人載入史冊,其傳記中皆記述了王春因韓陵大戰獻計于齊神武高歡(高歡之子高洋篡奪東魏政權建立北齊,自稱皇帝,追封其父高歡為神武皇帝,因而,史書稱高歡為齊神武。韓陵大戰時,高歡為北魏晉州刺史),從而取得韓陵大戰的勝利。但是《北齊書》和《北史》所載王春傳記中皆未載明王春因韓陵大戰所筮卦象。王宏撰于《周易筮述》中所記王春此案,謂春筮得坤卦三爻,由此而判得未時必勝。王宏撰未述其案來源出處。我們還有待進一步考證。

            此案所述韓陵大戰,雙方軍力眾寡懸殊,爾朱氏聯軍有眾二十萬,而高歡戰馬不足二千,部軍不足三萬,高歡在軍事力量上處于劣勢。高歡雖然占據了韓陵山高地有利地形,無奈戰斗從寅至午三合三離,高歡不利。在此情況下,將士皆懼,高歡亦失去了信心,將退軍逃走。正在此時,戰局出現了戲劇性變化。高岳以五百騎兵沖其前鋒,斛律敦收羅散卒斷其歸路,敖曹率千騎橫擊其中軍,致使爾朱氏聯軍大敗,創造了以少勝多的戰爭神話。

            王春的神奇之處在于,以筮得坤卦三爻斷定未時必然取勝,并縛其子詣軍門為質,以顯其判斷的堅定性。大戰從寅時戰至午時,高歡不利,而堅持到未時,而堅持到未時果然大勝,顯示了周易筮法預測的威力和價值。

            王春筮得坤三爻。是坤卦六三為變爻,即坤kun.jpg之謙 。其本卦為坤,之卦為謙。坤為申、未方,坤卦五行為土,未五行也為土,以坤卦對應未亦在情理之中。坤卦變為謙,謙卦內艮外坤,內艮為止。又謙卦外互震,內互坎,組成雷水解卦。解卦象征舒解險難,利于奔向西南眾庶之地。當時北魏都洛陽,正是在西南方位。由謙卦所含互卦來看,高歡一方必勝無疑。王春為高歡一方筮勝負,故本卦、之卦和互卦皆以高歡一方為斷。

            圖示如下:

            2218.jpg 

            但是,原案斷辭似未涉及之卦及互卦。王春斷辭為:

             

            坤屬未土,時發則克,始雖無成,終焉(能)勝之,比至未時,必當大捷。

             

            其斷辭的重點在于“坤屬未土,時發則克”二句,由此推出“比至未時,必當大捷”。據《資治通鑒》,韓陵大戰的時間為永熙元年歲次壬子閏三月二十八日壬戌,坤未土正當旺令,故“時發則克”。但是,王春筮得坤卦三爻,拋開卦爻之辭和卦爻之象,僅以坤為未土來進行判斷,終是高人一籌。

            此案斷法似與納甲筮法無關。 


             

             

            《中國歷代易案考續》選載(八)

             

             

            慕容涉歸筮后嗣一案

             

            《周易筮述》:

             

             慕容涉歸嘗以后嗣為筮,遇屯屯.jpg五爻。筮者曰:“震、坎皆男,必生二子,庶小克昌,富流苗裔。”后其媵先生吐谷渾,而適(嫡)生慕容廆。

            涉歸卒,廆嗣位。二部馬斗,廆怒。渾曰:“馬畜類,斗其常性,何怒于人?乖別甚易,當去汝于萬里之外矣。”遂行。

            廆后悔,命長史那樓馮追之。馮遣從者二千騎擁馬東還,馬輒悲鳴西走。

            渾曰:“我支庶也,理無并大,今因馬而別,殆天所啟乎!”去之西,部落蕃盛,雄長一方。

               

            此案《北史·氐等傳》和《魏書·氐等傳》中,皆有吐谷渾傳,皆對此案有記載?!侗笔贰分小锻鹿葴唫鳌吩疲?/span>

             

            吐谷渾,本遼東鮮卑徒河涉歸子也。涉歸一名奕洛韓,有二子,庶子曰吐谷渾,少曰若洛廆。涉歸死,若洛廆代統部落,是為慕容氏。涉歸之存也,分戶七百以給吐谷渾與若洛廆。二部馬斗相傷,若洛廆怒,遣人謂吐谷渾曰:“先公處分,與兄異部,何不相遠,而馬斗相傷?”吐谷渾曰:“馬食草飲水,春氣發動,所以斗,斗在馬而怒及人,乖別甚易,今當去汝萬里外。”若洛廆悔,遣舊老及長史七那樓謝之。

            吐谷渾曰:“我乃祖以來,樹德遼右,先公之世,卜筮之言云有二子,當享福祚,并流子孫,我是卑庶,理無并大,今以馬致怒,殆天所啟,諸君試驅馬令東,馬若還東,我當隨去。”即令從騎擁馬,令迴數百步,欻然悲鳴,突走而西,聲若頹山,如是者十余輩,一迴一迷。樓力屈,乃跪曰:“可汗,此非復人事!”渾謂其部落曰:“我兄弟子孫并應昌盛,廆當傳子及曾玄孫,其間可百余年,我乃玄孫間始當顯耳。”于是,遂西附陰山后,假道上隴。

             

            《魏書》所載與上述基本相同。史書所載《吐谷渾傳》的有關故事內容,與筮案中所述不同之處,在于筮案中有“慕容涉歸以后嗣為筮,得屯五爻”和“震、坎皆男,必生二子,庶小克昌,富流苗裔”等語,保存了原始卦象和斷辭,而史書《吐谷渾傳》中只敘云“先公之世,卜筮之言,云有二子,當享福祚,并流子孫”,缺少原筮卦象,給后人解占留下缺失。

            吐谷渾的故事中充滿預言,可以斷定,這些預言皆來自卜筮卦象,遺憾的是,原始資料中并未對此作詳述,這只有靠后人加以探討了。

            這些預言首先是慕容涉歸當生兩個兒子;其次是說庶出的長子和嫡生的幼子皆能昌盛起來;再次是說他們的后代子孫也必當繼承他們的福祉。吐谷渾說得更為詳細“我兄弟子孫并應昌盛”,慕容廆當把這種昌盛傳給兒子以及曾孫、玄孫,可延續百余年,吐谷渾的部落到其玄孫時代才得以大顯于世。這些預言決非信口開河,而是皆由最初的卜筮卦象得來。我們從史料考證,這些預言都應驗了。

            慕容涉歸為鮮卑族。東漢桓帝時,檀石槐分鮮卑為東、中、西三部,以右北平(今河北豐潤縣東南)以西至上谷(今河北懷來縣)為中部,慕容世為中部大人。曹魏初,首領莫護跋被封為率義王,率部遷居遼西。慕容廆繼任首領后,于太康十年(公元289年)歸附西晉,又遷居徒河青山(今遼寧省義縣東北),收容大量漢人,僑置郡縣,吸收漢族先進技術和文化,東晉年間,先后建有前燕、后燕、南燕等政權。

            吐谷渾脫離慕容廆之后,率部西遷居于今甘肅、青海間,從事游牧,使用漢文。南北朝時,先后屬于宋、齊、北魏,至夸呂時稱可汗,居伏俟城(布哈河河口附件)。隋開皇十六年(公元596年),吐谷渾王世伏娶隋公主。唐代,吐谷渾王諾曷缽為駙馬,封青海王,唐高宗咸亨三年(公元672年)率部遷靈州,任安樂州刺史。八世紀中葉,其子孫遷爍方,部族分散,河東稱之為退渾。五代時余部散居蔚州。

            從上述可知,漢族儒家文化,在很早的古代就已滲透到少數民族中去了。在西晉時代的鮮卑族首領慕容涉歸,為子嗣而占筮,得到屯屯.jpg卦,九五為變爻。屯卦下卦為震,震為長男,上卦坎,坎為中男,故筮者斷其必生兩個兒子。屯卦九五為變爻,即屯屯.jpg之復20110525162614910.jpg。屯為本卦,復為之卦。以本卦為貞卦,主內,之卦為悔卦主外,其本卦屯屯.jpg外互卦為艮,艮為少男,內互為坤,坤為土地,少男在內占有土地之利,主少男繼承部族首領之位。之卦復20110525162614910.jpg,其下卦為震,震為長男,上卦為坤,坤為土地,之卦為外,故斷其長男外出占有土地之利。綜合本卦和之卦之義,嫡出的少男主內,庶出的長男主外,皆占有土地之利,故斷為“庶小克昌”,皆可昌盛,并且可以“富流苗裔”,將其昌盛延續給后代子孫。因為兩卦之中皆有山川土地之利,為福澤綿遠之象。至于吐谷渾說,慕容廆當傳至曾孫和玄孫,延續百余年,他自己這一支到玄孫時代才可大顯于世,這些是其自己推測之辭,還是最初筮者的斷辭,現在已很難考證了。圖示如下:

            1218.jpg 

            吐谷渾還提出了“我支庶也,理無并大”,這是古代的一個傳統觀點。早在《左傳》中就提出了“物莫能兩大”的觀點。拙作《中國歷代易案考·周史筮敬仲》中有解,可參考。

            此案中還提到了“天意”的問題,其具體事件則為群馬悲鳴西奔。慕容廆因趕走吐谷渾而反悔后,立即派人追回吐谷渾,但吐谷渾部所騎群馬一味西奔不返。文中描述云:“即令從騎擁馬,令迴數百步,欻然悲鳴,突走而西,聲若頹山,如是者十余輩,一迴一迷。”吐谷渾似有先見之明,他對勸他回轉的人說:“諸君試驅馬令東,馬若還東,我當隨去。”似乎在冥冥之中有一股無形的力量視為“天意”。

            此案之中有些是原有卦象能夠解釋的,有些則不能解釋,我們只好當做傳奇故事來看待了。

             

             

            苻堅四案

             

            苻堅(338-385),十六國時期前秦皇帝,公元357-385年在位。字文固,一名文玉,略陽臨渭(今甘肅天水東)人,氏族。繼位后自稱大秦天王,重用漢族人才王猛理政,壓制不法貴族,加強中央集權,重視發展農業,增加財政收入,使前秦政權達到鼎盛時期,先后滅掉前燕、前涼、代等割據政權,攻占

            東晉梁、益等州,并進兵西域。公元382年統一中國北方大部分地區,與南方東晉政權對峙。公元383年,苻堅調集九十萬大軍征晉,雙方展開淝水大戰,前秦慘敗。各族首領乘機反前秦自立。公元385年,苻堅被后秦帝姚萇擒殺。苻堅死后,前秦政權雖然又延續到公元394年,但從淝水之戰后,前秦政權就日漸衰敗了。

             

            (一)

             

            《周易筮述》:

             

            苻健初入關,夢天神遣使者朱衣赤冠,命拜堅為龍驤將軍,覺而筮之,遇困困.jpg九二,曰:“‘朱紱方來’,適與夢協。”

             

            苻健是前秦割據政權的創立者,他繼承其父苻洪的職位,率領部眾,于公元351年在長安即天王、大單于位,國號大秦,第二年稱皇帝。苻健是苻堅的伯父。苻健在位時,苻堅襲父爵為東海王。

            《晉書·前秦·苻堅載記》對此案記述曰:

             

            健之入關也,夢天神遣使者朱衣赤冠,命拜堅為龍驤將軍。健翌日為壇于曲沃,以授之。健泣謂堅曰:“汝祖昔授此號,今汝復為神明所命,可不勉之?”堅揮劍捶馬,志氣感勵,士卒莫不憚服焉。

             

            苻健病死之前,并未把帝位傳給有才干的侄子苻堅,而是將帝位傳給了兇暴的兒子苻生。苻健封苻堅為龍驤將軍,只是希望苻堅能發揮其才智輔佐他創立的前秦政權而已。

            此案是苻健因夢而筮,得到困困.jpg卦,九二為變爻,即困困.jpg之萃萃.jpg。困困.jpg卦九二爻辭曰:

             

            九二,困于酒食,朱紱方來,利用祭祀;征兇,無咎。

                  象曰:困于酒食,中有慶也。

             

                  “朱紱方來”,是說穿戴祭服以擔任祭祀大禮的要職。這與苻健夢中天神使者要授給苻堅龍驤將軍的職務相符,故苻健以“朱紱方來”之語解為“方與夢協”,即與夢相一致。

               苻健未能料到,他的繼位者苻生卻被苻堅弒殺,苻堅即帝位后,卻把前秦推向了鼎盛時期。

             

            (二)

             

            《周易筮述》:

             

            苻生夢大魚食蒲,心疑,召筮。值“包魚不利”之占。又長安謠曰:“東海大魚化為龍,男便為王女為公,問在何所洛門東。”生以此于是月誅魚遵父子一十八人。不知東海苻堅封也,時為龍驤將軍,宅在洛門東。卒殺生有國。

             

            苻生于壽光元年(公元355年)歲次乙卯六月繼位為帝。苻生性情殘暴,隨意殺人,他即位不久就殺死后妃、近侍、大臣500多人。御史中丞梁平老與東海王苻堅等人合議,決定采取強硬果斷的措施阻止苻生橫行,于壽光三年(公元357年)五月廢黜并殺死苻生,東海王苻堅繼位。此案即發生在苻生被殺前。

            苻生夜夢大魚食蒲草,蒲與苻同音,因此,苻生心里疑惑,用周易占筮,得到姤姤.jpg卦,九二爻為變爻。九二爻辭曰:

             

            九二,包有魚,無咎,不利賓。

                  象曰:包有魚,義不及賓也。

             

               苻生以此為“包魚不利之占”,又因為國都長安傳有:“東海大魚化為龍”的民謠,認為危險可能來自姓魚的人,于是就把侍中、太師、錄尚書事魚遵及其七個兒子、十個孫子共十八人全殺掉了。

            史載,當時長安還有一首民謠曰:“百里望空城,郁郁何青青,瞎兒不知法,仰不見天星。”苻生于是下令毀掉了許多空城,以禳除災害。苻生有個弟弟苻法,封為清河王,也住在長安?!稌x書·苻生載記》曰:

             

            生夜對侍婢曰:“阿法兄弟亦不可信,明當除之。”是夜,清河王苻法夢神告之曰:“旦將禍及汝門,惟先覺者可以免之。”而心悸,會侍婢來告,乃與特進梁平老、強汪等率壯士數百人潛入云龍門,苻堅與呂婆樓率麾下三百余人鼓譟繼進,宿衛將士皆舍杖歸堅。生猶昏昧未,堅眾繼至,引生置于別室,廢之為越王,俄而殺之。

             

            苻生兇狠殘暴,濫殺無辜,荒淫不務政業,終被廢免處死。接著是苻堅繼位,把前秦推向了鼎盛時期。

             

            (三)

             

            《周易筮述》:

             

            苻堅與王猛、苻融密議于露臺,有大蒼蠅入自牖間,鳴聲甚大,集筆而去,至市中化為黑衣小兒,呼曰:“官今大赦。”堅駭異,召筮,遇坎坎.jpg四爻。筮者對曰:“剛柔相濟,此君臣道合也,且坎為北方卦,黑者北方之色,君得輔佐之臣,必霸北方,故神化小兒,先彰其兆耳。”

             

            苻堅繼位之后,王猛被任為中書郎中,苻融為苻堅之弟,被任為陽平公。王猛、苻融皆于《晉書·前秦載記》有傳。

            王猛與苻融皆有才智,深得苻堅賞識和信任。苻堅召王猛、苻融在露臺秘密商議事情,有一只大蒼蠅自窗間飛入,鳴聲甚大,落在筆上,然后又飛去。之后,市中有小兒呼喊說,官家就要大赦了。苻堅因此事感到奇怪,召筮者用周易占卦,得到坎坎.jpg卦,六四為變爻,即坎坎.jpg之困困.jpg。筮者解占說,坎坎.jpg卦下坎為陽剛之卦,上坎變兌,兌為陰柔之卦,有陽剛有陰柔,剛柔相濟,表示君與臣相互配合,臣得圣明之君??梢猿浞职l揮自己的聰明才智,君得有才智之臣來輔佐,能把江山治理好,而且本卦坎坎.jpg為北方,筆墨為黑色也正是北方之色,表示可以統一稱霸北方國土,神化為小兒,以彰顯此兆。

            筮者只以卦象解占,未涉及卦爻之辭。

            此案所述內容頗具傳奇色彩?!稌x書·苻堅載記》中對此亦有記載,與本案所述內容略有出入,摘錄于下以供參考:

             

            堅僭位五年,鳳皇(凰)集于東闕, 大赦其境內,百寮進位一級。初,堅之將為赦也,與王猛、苻融密議于露堂,悉屏左右,堅親為赦文,猛、融供進紙墨,有一大蒼蠅入自牖間,鳴聲甚大,集于筆端,驅而復來。俄而,長安街巷市里相告曰:“官今大赦。”有司以聞。堅驚謂融、猛曰:“禁中無耳,屬之理事,何從泄也?”于是,赦外窮推之。咸言有一小人衣黑衣,大呼于市曰“官今大赦”,須臾不見。堅嘆曰:“其向蒼蠅乎?聲狀非常,吾固惡之。諺曰‘欲人無知,莫若無為,聲無細而弗聞,事未形而必彰’者,其此之謂也。”

             

            此事如在苻堅繼位第五年,當為苻堅甘露三年(公元361年)歲次辛酉,其確切時間已不可考。此記與筮案所述略有區別。此類記載多為傳聞,其真實如何,值得懷疑。但是,苻堅逐步消滅北方割據勢力,從而統一中國北方大部地區,使前秦稱霸一時,這已被歷史所證明。

             

            (四)

             

            《周易筮述》:

               

            苻堅末,高陵人穿井得龜,大三尺,背紋像八卦。堅命養之,兼筮龜壽幾何,遇用六爻。占者曰:“依數斷之,六六三千六百歲,龜命當終,國亦隨替。”

            未幾,龜死,堅亦敗。

             

            在古代,龜、蓍為卜筮的用具,但古人把龜、蓍視為神物,故在卜筮中才能靈驗。苻堅重用漢族人王猛,同時也接受并重視漢族儒家文化。對于占卜之類也篤信不疑。此龜“大三尺,背紋像八卦”,則更視為神物。故苻堅命人筮龜壽,得到坤卦六爻皆變。周易中只有遇坤卦六爻皆為變爻,才以用六爻來解占。

            坤卦用六爻曰:

             

            用六,利永貞。

            象曰:周六永貞,以大終也。

             

            周易占法,占得坤卦六爻皆變時,即以用六爻解占。苻堅占問的問題是“龜壽幾何”,因坤卦六爻皆變,陰爻為六數,又占用“用六”,故解占為“六六三千六百歲千”。又引申為“龜命當終,國亦隨替”,即龜命不存在了,國家也要滅亡了。果然不久,龜死去了,苻堅也很快就敗亡了。

            此案出處待考。原案中稱“苻堅末”,未說明具體年月。如是苻堅末年,當是公元385年,該年七月,苻堅被姚萇擒殺,八月苻堅被殺。 

             

             

             

            《中國歷代易案考續》選載(九)

             

             

            白魚入舟二案

             

            白魚入舟二案是出兵征伐途中以舟渡河,有白魚入舟而占筮,所得卦象不同,皆解占為敵方授首投降之象,皆能應驗。在古今諸多易案中,所占問的事件相同,所得卦爻不同,而解占的結論相近,甚至結局應驗也相同,這類卦例不在少數。而此二案,皆因白魚入舟而占,所得卦爻不同,解占的結論則同,事件的最后結局也相同,由此,也更見周易卦爻的奇妙!

             

            (一)

            《周易筮述》:

             

            金城太守胡勖叛,張軌遣都下宗毅治中令狐瀏討之。濟中流,白魚入舟,瀏筮之,遇解解.jpg四爻,曰:“解者,散也,至而孚降象也,敵必解甲歸我矣。”勖果請降。

             

            西晉惠帝永康二年(公元301年)歲次辛酉,張軌任護恙校尉、涼州(今甘肅武威)刺史,西晉亡后,張氏世守涼州,割據一方,史稱前涼。

            金城(治今蘭州市西北)為涼州管轄。金城太守胡勖舉兵叛,張軌派令狐瀏率兵從水路進討,途中白魚入舟,令狐瀏因而以周易筮之,得到解解.jpg卦,九四為變爻。令狐瀏解占說,解卦是解散的意思,我軍到后,敵人會誠心繳械投降,歸服于我。果然胡勖率部投降。

            此案本卦解解.jpg,九四為變爻,即解解.jpg之師師.jpg。解卦之義為險難解除,九四爻辭曰:

             

            九四,解而拇,朋至斯孚。

            象曰:解而拇,未當位也。

             

            九四爻辭是說,像解除大拇指的隱患一樣擺脫小人的糾纏,然后朋友就能前來以誠信之心相應?!断髠鳌氛f九四居位不當。令狐瀏據此知胡勖是受“小人”指使糾纏而判,非其本意,必然繳械投降歸順于我。果然應驗了。

             

            (二)

            《周易筮述》:

             

            馬軾從都督董興征粵,過清遠峽,有白魚入舟,軾筮得無妄無妄.jpg初爻,曰:“此賊授首之兆也,決計以往,當獲大捷。”興政在猶豫,聞軾言,率狼兵進攻,果破賊。

             

            此案亦因白魚入舟而筮,得到無妄無妄.jpg卦,初九為變爻,即無妄無妄.jpg之否否.jpg。無妄無妄.jpg初九爻辭曰:

             

            初九,無妄,往吉。

            象曰:無妄之往,得志也。

             

            初九陽爻居陽位,又處陰柔之下,為不妄為之象,前往必獲吉祥?!断髠鳌芬舱f不妄為而前往,必然能達到目的。初九陽爻為乾為首,變為陰爻,故稱“此賊授首之兆”,即投降之兆。

            此案對應的具體事件,待考。

             

             

            石勒大難脫險一案

             

            《周易筮述》:

             

            石勒微時,遇一筮人,為筮,得屯屯.jpg三爻,謂之曰:“即有大難,賴鹿得脫。”果為游軍所困,俄有群鹿傍道,軍人竟逐之。勒乃獲免。

             

            石勒(272-333),十六國時期后趙的建立者。公元319-333年在位。字世龍,上黨武鄉(今山西榆社北)人,羯族,父祖皆為部落小帥。幼行販洛陽,又為人力耕,二十多歲時被晉官吏掠賣到山東為耕奴,因與汲桑等聚眾起義。后投劉淵為大將,重用漢族失意官僚張賓,聯合漢族統治階級,發展成為割據勢力。公元319年自稱趙王,建立政權,史稱后趙。太和元年底(公元329年初)滅前趙,取得中國北方大部分地區,建都襄國(今河北邢臺),太和三年,稱帝,年號建平。

            《魏書》于石勒有傳。上述筮案不見于正史,其出處待考。

            屯.jpg卦六三爻辭曰:

             

            六三,即鹿無虞,惟入于林中;君子畿,不如舍,往吝。

            象曰:即鹿無虞,以從禽也;君子拾之,往吝,窮也。

             

            六三居下卦的上爻,陰居陽位不正,有兇險。而爻辭所示卻有轉機。“即鹿無虞,惟入于林中”,這是原斷大難可脫的依據。“君子幾,不如舍”,是說君子之人應見機行事,及時舍去,最終得出“即有大難,賴鹿得脫”的結論。果然應驗了。

             

             

            《中國歷代易案考續》選載(十)

             

            顏惡頭二案

             

            顏惡頭(?-531年),章武(今河北大城)人,北朝時期術士,入《北史·藝術傳》。拙作《中國歷代易案考》對其有簡介,并錄有《顏惡頭論人死》一案?!吨芤左呤觥蜂浻蓄亹侯^二案,今解析如下。

             

            (一)

             

            《周易筮述》:

             

            顏惡頭推易代之事,筮得鼎鼎.jpg五爻,預語人曰:“長樂王某年某月某日當為天子。”有人姓張聞其言,數以寶物獻之,預乞東益州刺史。及期,果登天位,擢張用之。

             

            此案所說長樂王是指后燕慕容盛(373-401).慕容盛于東晉安帝隆安十年、北魏道武帝天興元年、后燕慕容盛建平元年(公元398年)歲次戊戌十月十七日丙子于龍城(今遼寧朝陽)即皇帝位。慕容盛兇橫殘暴,在位四年,眾叛親離,長樂三年(公元401年)被部下刺殺。后燕首任皇帝慕容垂少于慕容熙繼帝位。

            此案本卦鼎鼎.jpg,六五為變爻,即鼎鼎.jpg之姤姤.jpg。鼎為重器,是國家政權的象征。鼎鼎.jpg卦有革故鼎新之義,與“易代之事”相符。鼎卦六五為變爻,六五為君位,象征君位有變。而長樂王慕容盛即位為帝及其即位的年、月、日,是怎樣推出的,原案中未作解釋。

            《北史·藝術傳·顏惡頭傳》中對此案有記載,但未有卦象,其余則相同。

             

            (二)

             

            《周易筮述》:

             

            有將出經商者,詣顏惡頭卜,遇謙謙.jpg初爻,曰:“此行主有兩姓俱名謙者與偕,大獲財利。”詢之,果與孫、李二人同行,一名謙,一名守謙,后獲利數倍而歸。

             

            此案本卦為謙謙.jpg,初六為變爻,即謙謙.jpg之明夷明夷.jpg。謙謙.jpg初六爻辭曰:

             

            初六,謙謙君子,用涉大川,吉。

            象曰:謙謙君子,卑以自牧也。

             

            顏氏就是依據“謙謙君子”一語,指出占問者外出經商同伴中有兩人名謙。果然同伴中一人名謙,另一人名守謙。顏氏又據“利涉大川,吉”,指出占問者為外出經商而占,一定大獲而歸。

            《北史》顏氏本傳中記曰:“惡頭自言厄在彭城,后游東都,逢彭城王爾朱仲遠將伐齊神武于鄴,召惡頭令筮。惡頭野生,不知避忌,高聲言‘大惡’,仲遠怒其沮眾,斬之。”顏惡頭沒有死于彭城(今江蘇徐州),而是死于鄴城(今河北臨漳),是當時駐鄴的彭城王爾朱仲遠將其殺死。顏惡頭只是民間術士,不知避忌,因“大惡”一語,惹來殺身之禍。

             

             

            周文育投陳霸先一案

             

            《周易筮述》:

             

            周文育為監州王勱所委任,以為長流令,后勱被代,文育欲與俱下,至大庾岺詣卜者筮之,遇大有大有卦.jpg三爻,曰:“君北下不過作令長,南入則為公侯,蓋離為南方,用享之,三則公侯位也。”文育曰:“足錢便可,誰望公侯?”卜人又曰:“君須臾當暴得銀至兩千兩,若不見信,以此為驗。”其夕宿逆旅,有賈人求與文育博,文育勝之,得銀二千兩。旦日辭勱,投陳霸先,以軍功封侯。

             

            案中所涉及人物為周文育、王勱、陳霸先。陳霸先即創立南朝陳政權的陳武帝。周文育、王勱在《陳書》俱有傳,周文育在《南史》也有傳。當時陳霸先、王勱、周文育皆為梁朝的官員。此案發生的具體時間不詳。

            周文育與杜僧明于梁武帝大同八年(公元524年)起兵進攻廣州,被陳霸先打敗,周、杜皆被陳俘獲。周、杜因驍勇過人,被陳霸先釋放。周文育被王勱任命為長流令。因王勱的監州職務被別人代理,周文育與王勱二人一起北還建康。行至大庾岺,周文育請卜者占筮前途,得到大有大有卦.jpg,九三為變爻。

            卜者解占對周文育說,你去北方只能得到縣令一類的官職,若南行則可封侯,因為大有大有卦.jpg上卦離為南方,九三變爻為公侯之位。并且卜者斷定周文育很快就會得到兩千兩白銀。周文育聽從卜者的話,辭別王勱,不北行反而南行投奔陳霸先而去。當時陳霸先為交州司馬、領武平太守,駐在廣州。周文育此后在陳霸先麾下,屢建戰功。公元577年,陳霸先創立陳朝稱帝,周文育被封為南移縣侯。

            大有大有卦.jpg卦內乾外離,外離為南方,九三爻為公侯之位,由此斷為宜去南方可做公侯。九三為下卦上爻,再前進一步就出了內卦而進入外卦離,由此也可斷定往南去可為公侯。卜者又斷周文育可意外獲銀兩千兩,不知其依據何在。

            卜者只以卦爻之象解占,未涉及卦爻之辭。此案大有大有卦.jpg九三為變爻,九三爻辭曰:

             

            九三,公用享于天子,小人弗克。

                象曰:公用享于天子,小人害也。

             

            九三爻辭之義卻與周文育的最終結局相符。陳霸先建立陳朝稱帝后,于永定三年(公元559年)歲次己卯五月,派周文育率大軍入象牙江,屯于金口,西討梁湘州刺史王琳等。豫章內史熊曇朗本來與周文育合兵共討王琳,由于周文育在軍事上一時失利,熊曇朗便想謀殺周文育,然后投奔王琳的部將常眾爰。周文育的監軍孫白象探知熊曇朗的陰謀,周文育反認為,如果斬殺熊曇朗,必致人人驚慌,不如推誠相待。用心撫慰,此時正趕上周迪請求派兵支援的書信到達,周文育就帶著書信去找熊曇朗商議。熊曇朗將周文育讓于上座,敘談間招帳內伏兵將周文育殺死。周文育雖有公侯之榮,卻是一生征戰,最終被手下叛將殺害,此與九三爻辭“小人弗克”、“小人害也”之義相符。卜者只據卦爻之象進行解占,未涉及卦、爻之辭,對于周文育的最終結局未作論述。 

             

             

            《中國歷代易案考續》選載(十一)

             

            隋文帝楊堅三案

             

            楊堅是隋朝的開國皇帝,祖籍弘農華陰(今陜西華陰縣),襲父爵為北周隋國公,其長女嫁北周宣帝宇文赟為皇后,可見楊堅門第顯赫。其廢黜北周帝自立為帝后,為政清廉,是一位頗具謀略的政治家,受到歷代史學家的贊頌。他建立隋朝后,全力推行政治改革,成功地進行了九年的統一戰爭,先后滅掉了梁和陳,結束了中國的分裂局面,加強鞏固了中央集權。像楊堅這樣一位雄才大略的政治家,也頗相信周易占筮,從以下三案可見其一斑。

             

            (一)

             

            《周易筮述》:

             

            韋鼎北渡江,遇隋高祖(楊堅-引者注),言曰:“觀公容貌,故非常人,而神鑒深遠,亦非群賢所逮也。”因為筮統一之期,得節節.jpg四爻,曰:“‘天地節而四時成’,歲一周天乃奠安之日,老夫當委質于公矣。”

             

            韋鼎,字超盛,京兆杜陵人,出身于官宦之家,少年時即博覽群書,明陰陽術數。尤善相術。在南朝梁時,為湘東王法曹參軍,陳武帝時為黃門侍郎等,陳宣帝太建中,出使北周,加散騎常侍,后為太府卿。陳后主至德初年(公元583年),韋鼎將自己的家宅賣掉,寄住在僧舍中,其友人毛彪問其故,他回答說:“江東王氣盡于此矣,吾與爾當葬長安,期運將及,故破產耳。”當時陳都金陵(今南京),稱為江東。他看到陳朝快滅亡了,未來的國都當在長安。韋鼎,《隋書》有傳。

            此案發生在韋鼎出使北周時,當在楊堅稱帝前一年,即北周靜帝大象二年(公元580年)歲次庚子。該年五月,北周宣帝宇文赟死,新立靜帝宇文闡年僅八歲,由皇太后之父、隋國公楊堅為假就黃鉞(代皇帝)、左大丞相,掌握軍政大權,總理朝政。楊堅實際上行使皇帝職權。楊堅執政期間,先后平息了相州總管尉遲迥、青州總管尉遲勤、鄖州總管司馬難消以及益州總管王謙、沙州氐帥楊永安、趙王宇文招等發動的叛亂,并改革北周苛刻政治,重用山東士人高颎、李德林等,因而使他得到了北周上層人士的廣泛支持,楊堅所采取的某些有利于發展生產的措施也受到了人民的歡迎。與此同時,楊堅也注意到在外交方面與南方的陳政權互相聘問,搞好關系,以穩住陳的統治者。大象二年十二月,楊堅作為相國總理朝政,并進爵隋王。楊堅掌穩了權柄之后,大殺北周宗室諸王,清除了他最終取代北周政權的障礙。大象三年(公元581年)歲次辛丑二月,便廢除靜帝宇文闡,楊堅自為皇帝,建立起楊氏政權,是為隋王朝。

            韋鼎作為南朝陳政權的使者到北周來,見到楊堅容貌異于常人(此時楊堅已掌握北周朝廷政權),看到楊堅終會篡奪北周政權,為討好楊堅,韋鼎為其占筮,得到節節.jpg卦,六四為變爻,即節節.jpg之兌兌.jpg。節節.jpg卦《彖傳》中有“天地節而四時成”之語,韋鼎據此解占為“歲一周天乃奠安之日”,即一周年的時間就可以登基稱帝。

            楊堅建隋稱帝之后,發兵滅掉陳政權,“及陳平,上(楊堅)馳召之(召見韋鼎),授上儀同三司,待遇甚厚”(見《隋書·韋鼎傳》)韋鼎確實到長安做大官了。

            《隋書·韋鼎傳》中對此案記曰:

             

            初,鼎之聘周也,嘗與高祖相遇。鼎謂高祖曰:“觀公容貌,故非常人,而神鑒深遠,亦非群賢所逮也。不久,必大貴,貴則天下一家,歲一周天,老夫當委質公相,不可言,愿深自愛。”

             

            (二)

             

            《周易筮述》:

             

            隋高祖將遷都,夜與高熲、蘇威二人定議。庚季才偶瞻星象,兼卜卦,得益四爻,旦上奏曰:“臣仰觀乾象,俯察蓍策,符兆久定,必有遷都。且堯都平陽,舜都冀土,是知帝王居止,世代不同。且漢營此城,今將八百歲,水皆咸鹵,不甚宜人。愿陛下協天人之心,為遷徙之計。”高祖愕然,謂熲等曰:“是何神也?”遂發詔施行。

             

            北周國都在原長安漢文帝時所建舊城,周長二十五公里。隋文帝楊堅即位稱帝后,因長安舊城水咸,不適宜人飲用,故在舊城東南另建新城,周長三十六公里,稱之為大興城。

            《資治通鑒》于南朝陳宣帝太建十三年(公元581年)六月記隋遷都之議曰:

             

            隋主嫌長安城制度狹小,又宮內多妖異。納言蘇威勸帝遷都,帝以初受命,難之;夜,與威及高熲共議。明旦,通直散騎庚季才奏曰:“臣仰觀玄象,俯察圖記,必有遷都之事。且漢營此城,將八百歲,水皆咸鹵,不甚宜人。愿陛下協天人之心,為遷徙之計。”帝愕然,謂熲、威曰:“是何神也!”太師李穆亦上表請遷都。帝省表曰:“天道聰明,已有征應;太師人望,復抗此請;無不可矣。”丙申,詔高熲等創造新都于龍首山。

             

            案中庚季才為此占卦所得為益益.jpg卦,六四為變爻,即益益.jpg之無妄無妄.jpg。益益.jpg卦六四爻辭曰:

             

            六四,中行告公從,利用為依遷國。

            象曰:告公從,以益志也。

             

            六四爻辭說,持中慎行致意于王公必能言聽計從,利于依附君上遷都益民?!断髠鳌氛f致意于王公必能言聽計從,說明六四能以增益天下的心志去勸諫王公。

            庚季才據此爻辭之意,大膽地指出隋文帝等必有遷都之議,并建議楊堅“協天人之心”一定要遷都。

            庚季才,字叔奕,原為新野人,八世祖庚滔隨晉元帝南渡,官至散騎常侍,封遂昌侯,因家于南郡江陵縣。季才幼年穎悟,八歲即能背誦《尚書》,十二歲能通《周易》,好占玄象,深受楊堅重視。

             

            (三)

              

            《周易筮述》:

             

            隋文時崖州嘗獻徑寸珠,使者陰易之,上心疑焉。召楊伯醜令筮,得未濟未濟.jpg五爻,曰:“五火質而在水上,光輝灼爍,變乾為圓,又為大物,圓而光,是大珠也。但火遇水則息,必為人所隱。”具言隱者姓名容狀。上如言薄責之,果得本珠。

             

            崖州向隋文帝所獻為寸珠,使者調換后引起文帝懷疑,故召楊伯醜占卦。楊伯醜占得未濟.jpg卦,六五為變爻,即未濟未濟.jpg之訟訟.jpg。楊伯醜據此判斷崖州所獻寸珠被人調換隱藏了,并且判斷出調換隱藏者的姓名和相貌。圖示如下:

            218.jpg

            此案本卦未濟未濟.jpg,六五為變爻,未濟未濟.jpg上離為火,下坎為水,六五變爻為上卦離得主爻,離為火,故稱“五火質”,下卦坎為水,故稱“五火質而在水上”?;鹳|而在水上,光亮閃爍之象,六五為變爻,上離變乾,乾為圓形為大(此見《說卦傳》),故為大珠。上離火,下坎水,火遇水則熄滅,故斷珠為人隱藏。此案可解的內容如上述。至于隱藏者的姓名和相貌是依據什么判斷出來,原案中未作說明,我們不得而知,這只能是千古之謎了。

            楊伯醜入《隋書·藝術傳》。此人頗具傳奇色彩。楊伯醜為馮翊武鄉人,精通周易,隱居華山。隋文帝開皇年間,被召入朝,見公卿不拜,文帝召之為語,竟不回答。文帝賜給他的衣服,出朝堂后就丟棄了。披發佯狂,在都市游蕩,形體垢穢。“有張永樂者,賣卜京師,伯醜每從之游,永樂為卦有不能決者,伯醜輒為分析爻象,尋幽入微,永樂嘆服,自以為非所及也。”(《隋書·楊伯醜傳》)可見,其解占本領高人一等。其《傳》中有一段記述,非常值得重視,如下:

             

            國子祭酒何妥嘗詣之論《易》,聞妥之言,倏然而笑曰:“何用鄭玄、王弼之言平!”久之,徵有辯答,所說辭義,皆異先儒之旨,而思理玄妙,故論者以為天然獨得,非常人所及也。

             

            楊伯醜占卦比人技高一籌,是因為其對周易卦、爻之象和卦、爻之辭,有獨到的見解,不同于先儒諸家之說,更加輕視鄭玄、王弼的《易》解《易》注??上?,楊伯醜并沒有著作流傳于世,其對周易的卦爻的獨到見解,后人已經無法探尋了。

             

            隋煬帝征高麗一案

             

            隋煬帝楊廣是隋文帝楊堅的次子,靠弒父殺兄奪取帝位當了皇帝,他在位期間荒淫奢侈,極端腐朽殘暴,是中國歷史上著名的荒淫殘暴的君王。但是,楊廣也愛好占卜,典籍中也載有有關楊廣的筮案。

            《周易筮述》:

             

            隋煬帝八年征高麗,庚質諫不聽,無功而返。九年,復征高麗,令質筮之,曰:“今復如何?”質為筮,得師師.jpg四爻,曰:“‘左次’不利,臣實愚昧,猶執前見,且師師.jpg者,容民畜眾之卦,連歲征遼,民頗勞敝,宜留鎮撫百姓,畢力歸農。”帝決行。已而,楊玄感反,帝大懼,遽西還。

             

            大業八年(公元612年)歲次壬申正月,隋煬帝親征高麗,問庚質能否取勝,庚質建議隋煬帝不要親征,隋煬帝不聽,結果無功而返。大業九年(公元613年)歲次癸酉三月,隋煬帝再次親征伐高麗,復問太史令庚質。庚質為此占筮,得到師師.jpg卦,六四為變爻,即師師.jpg之解解.jpg。師師.jpg卦六四爻辭曰:

             

            六四,師左次,無咎。

            象曰:左次無咎,未失常也。

             

            左次是撤退的意思。“師左次”,是說兵眾撤退暫守,免遭咎害。說明六四用兵不失通常之法。庚質據六四變爻之義解占說,左次(撤退)不利前進(前進必有咎害),并說師卦之義是容民畜眾,連年出征高麗,人民疲敝,在此情況下,皇帝應當安撫百姓,使百姓畢力耕種,增加收入。

            隋煬帝決意出征高麗,未能采納庚質的意見。時為禮部尚書的楊玄感負責在后方督運糧草,于當年四月,前軍已到達高麗正在攻城大戰之時,楊玄感聚兵反,隋煬帝在前方得到楊玄感已反的報告,非??謶?,立即撤兵西還。

            《資治通鑒》于大業九年六月記曰:

             

            《煬帝》及還,謂質曰:“卿前不欲我行,當為此耳(指楊玄感聚兵變——引者注)。玄感其有成乎?”質曰:“玄感地勢雖隆,素非人望,因百姓之勞,冀幸成功。今天下一家,未易可動。”

             

            庚質認為,楊玄感雖然身居高官,地位顯赫,但他在人們心目中的威望不高,他是借百姓連年出征之苦,企圖造反成功,現在天下一統,他的行動不容易成功。顯然,庚質對楊玄感未來的判斷,是以事理所作的推斷,不是從卦爻解占得出的結論。其年八月,楊玄感等皆敗死。

            庚質是庚季才的兒子。在隋文帝時,庚質曾奉詔同其父庚季才共同修正歷法,其父死后,繼為太史令。以星歷和周易筮占見長,一度受到隋煬帝重視。大業十年(公元614年)歲次甲戌十一月,隋煬帝巡游東都,身為太史令的庚質諫曰:“比歲伐遼,民實勞敝,陛下宜鎮撫關內,使百姓盡力農桑,三五年間,四海稍豐實,然后巡省,于事為宜。”這本來是很好的建議,可是煬帝聽了很是不悅,更不采納。庚質以得病為由,不奉駕同行,因此觸怒了隋煬帝,下令將庚質下獄。庚質竟死在獄中。

              

             

             (2021/2/22) ——連載暫停。  

            中國易學網m.jeep-shoes.com

             

              

            中國易學網http://m.jeep-shoes.com——中國周易研究應用第一平臺!
            站長QQ:1318932802 周易研究與應用交流QQ群:216461253
            郵箱:chinazhouyi@163.com 京ICP備10001008-2號 公安備案號:11010102006191
            小小影院视频在线观看完整版_最大胆裸体人体牲交_男女性潮高免费视频播放_少妇的丰满2观看

                <thead id="7vxxr"><output id="7vxxr"></output></thead>

                  <thead id="7vxxr"><b id="7vxxr"></b></thead>

                  <cite id="7vxxr"></cite>

                  <mark id="7vxxr"></mark>

                    <font id="7vxxr"></fo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