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ad id="7vxxr"><output id="7vxxr"></output></thead>

        <thead id="7vxxr"><b id="7vxxr"></b></thead>

        <cite id="7vxxr"></cite>

        <mark id="7vxxr"></mark>

          <font id="7vxxr"></font>

            皇極經世

            《皇極經世》探微
            更新時間:2013-03-08

               《皇極經世》是北宋邵雍的著作。這部書歷來被認為富有神秘性,邵雍本人也被視為傳奇式的神秘人物。其實,他是在實實在在地研究周易,探討易與社會科學和自然科學的關系,對先秦易作了獨到的發揮,創立起易學史上獨樹一幟的先天易學體系,并成為數理易派的先導?!痘蕵O經世》非世俗術數書,而是通貫古今和未來,蘊涵宇宙一般規律,以先天易為表達形式的社會科學著作。人們之所以感到神秘,是由于對其內涵還缺乏了解,還不能破譯。只要下功夫作一番認真研究探討,弄清了其真正內涵,就不會感到神秘了。
               邵雍(公元1011年至1077年),字堯夫,謚康節,《宋史》有傳。他出生于河北范陽(今河北涿州),后隨父遷居共城(今河南輝縣),又遷居洛陽,直至晚年終于洛陽。他一生未仕做平民,卻與富弼、司馬光、呂公著、程顥、程頤、張載等政界、學術界名流交往密切,不少官吏、士子是他的學生。所謂“講學于家,未嘗強以語人,而就問者日眾。鄉里化之,遠近尊之,士大夫過洛者,有不之公府而先至先生之家”,可見,當時就很有名望。
               邵雍在學術上造詣很高。對后世亦有深遠影響。程頤稱他為“內圣外王”之學,魏了翁稱“秦漢以來,諸儒無此氣象”,楊龜山稱“皇極之書,皆孔子所未言也”,蔡元定說邵雍“引經引義別為一說,用字立文自為一家之言”“秦漢以來,一人而已”。清人王植說:“邵子探造化之原,究極天人之蘊,盡天地之終始,古今之往來,以窮萬物之理與數,其眼底則海闊天空也,其胸中則春晴日午也。于先儒中別具神奇,其微言渺論,原自難得解人也?!?以上皆引自王植《皇極經世書解》)邵雍及其著作受到學者們的贊許,但其書別具神奇,難得解人恐怕也是事實。
               《宋史》說:邵雍“探賾索隱,妙悟神契,洞澈蘊奧,汪洋浩博,多其所自得者。及其學益老,德益邵,玩心高明,以觀夫天地之運化,陰陽之消長,遠而古今世變,微而走飛草木之性情,深造曲暢,庶幾所謂不惑,而非依仿象類,臆則屢中者。遂衍宓羲先天之旨,著書十余萬言,行于世。然世之知其道者鮮矣?!鄙塾旱膶W說與先秦周易有所不同,故其書被稱為“易外別傳”,雖然學者們未曾輕視邵雍,但也未有人真正繼承發揚他的學說。直至人們知道了十八世紀初德國人萊布尼茨創二進位數理論與邵雍先天易圖暗合這一現象時,才一度引起人們對邵雍易圖的注意。但終因其先天易學說未得到破譯,所以《皇極經世》仍然流傳不廣。
               邵雍本人對其學說還是頗為自信的。他吟詩道:“一編詩逸收花月,一部書嚴驚鬼神?!薄鞍矘犯C中事事無,惟存一部羲皇書……茍非先圣開蒙吝,幾作人間淺丈夫?!薄肮俾毠屉y稱太史,文章卻欲學宣尼;能歸豈謝陶元亮,善聽何慚鐘子期,德若不孤吾道在,堯夫非是愛吟詩?!皥蚍蚍鞘菒垡髟?,詩是堯夫贊易時……雖知同道道亦得,未若先天天弗違?!薄爸究觳豁毲笫嘛@,書成當自有人知?!鄙塾合嘈潘膶W說終會找到知音的。萊布尼茨首先揭示出邵雍易圖中所涵二進位數理.也許邵雍先天學說中更多的奧秘將逐步被揭示出來。
               《宋史》說邵雍“知慮絕人,遇事能前知?!背填U也說邵雍“其心虛明,自能知之?!?《宋史?邵雍傳》)上蔡謝氏說:“堯夫精易之數,事物之成敗始終,人之禍福修短,算得來無毫發差錯?!?《皇極經世緒言》)這大概是有事實依據的。有關資料記載:曾有人問邵雍,宋朝的國運如何,邵雍未正面回答這個問題,而是指出晉書所載懷帝和愍帝的史跡讓問者看,后來北宋的徽宗和欽宗果然做了金國的俘虜,同西晉的懷帝和愍帝的下場一模一樣。邵雍與客人在洛陽天津橋上散步,忽然聽到杜鵑的叫聲,杜鵑是南方的鳥,在中原聽到杜鵑叫,邵雍認為是天地之氣運由南而北。表明天下將亂,果然不久,王安石推行新法,朝野騷動起來。邵雍生前曾說,中原戰亂,蜀地最為安全,囑咐他的兒子邵伯溫可遷居四川。邵雍死后,邵伯溫做成都路提點官時,就把全家遷居成都,避免了自北宋末年開始的中原和江南一帶的多年戰亂之苦。而邵雍的學術著作只此一部《皇極經世》,卻未為后人留下筮案。邵雍本人又是鄙視世俗術數的。他說“世人以數而人術,蓋違于理也”,司馬光說“堯夫論易不踐襲前人之說,堯夫深斥術家,蓋造于理也”(《溫公說易》)即是證明。但是,邵雍遇事有先見之明,他本人似乎也承認這一點。他在《首尾吟》中寫道:“每用風騷觀物體,卻因言語漏天機?!薄伴e散何嘗遠人事,語言時復泄天機?!薄霸S大天時猶可測,些兒人事豈難知?!薄鞍素孕〕山杂兄?,三才大備略無遺:陰陽消長既未已,動靜吉兇那不知?!蹦敲?,邵雍是用什么方法做到遇事前知的呢?
               王植在《皇極經世?觀物篇》“觀之以理”一節注云:“邵子之前知,人皆驚異而艷傳之,疑其有異術焉。故邵子于此篇正示之,然乃其泄漏天機處?!敝熳釉唬骸盎騿柨倒潝祵W,曰且未須理會。數自是有此理,有生須有死,有盛便有衰,且如一朵花,含蕊時是將開,略放時是正盛,爛漫時是衰謝。又如看人,見其氣之盛衰,便可以知其生死。蓋其學本于明理。故明道謂其觀天地之運化,然后頹乎其順,浩然其歸。若日渠能知未來事,則與世間占覆之術何異?其去道遠矣。其知康節者,未矣?!庇秩眨骸八娴么死硎炝?,事物到面前便知,更不待思量?!庇秩眨骸笆ト酥烀岳?,康節只是以術,然到得術之精處,亦非術之所能盡?!庇衷唬骸袄碓跀祪?,數又在理內,康節是他見得一個盛衰消長之理,故能知之,若說他知的甚事,此知康節之淺陋者也?!蓖踔舱f:“合此數條觀之,則邵子所謂觀之以理,為天下之真知者,即其觀物之實,而其前知之由來,亦不出乎此矣?!?BR>   在邵雍遇事能前知,有先見之明這個問題上,先儒的說法和認識是一致的。但邵雍是用什么方法做到遇事前知的,認識卻有分歧。邵雍是觀之以理呢,還是推之以術呢?這個問題還是值得探討的一個秘密。
               《皇極經世》以大量篇幅詳列元會運世表和六十甲子年表,并列入自唐堯至后周二千余年歷代治亂興廢事跡,其本旨是以天道陰陽消長與人事興廢治亂互相驗證。邵雍之子邵伯溫也曾指出這是“以天道驗人事”和“以人事驗天道”。而二者怎樣互相驗證?邵雍在其著作中卻未標明其配卦方法和易卦推衍方法。這又是有待探討的一個秘密。
               邵雍為什么“露頭藏尾”呢?對這個問題,他在《皇極經世?觀物內篇》中已經講清了:“圣人者,非世世而效圣焉,吾不得而目見之也。雖然吾不得而見之,察其心,觀其跡,探其體,潛其用,雖億千萬年,亦可以理知之也?!痹谶@里,他指出了“探其體,潛其用”的問題。他在《皇極經世》中特別強調體和用的關系。體是自然的本然規律,用是運用規律,有所作為。他以先天為體,后天為用;太極為體,兩儀、四象、八卦、六十四卦為用;道為體,人事因革為用,等等。體屬先天,是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的;用屬后天,可以仁者見仁,智者見智。他在《皇極經世》中也是明體藏用。邵伯溫對此解釋說:“其消息盈虧之說,不著于書,其人求而得之,蓋藏諸用也?!?BR>   筆者寫的《皇極經世演繹》一書于2006年7月出版發行,該書著重研究先天易與社會科學的關系問題,目的在于對《皇極經世》探其體,明其用,按照先天易規律,揭示元會運世、六十甲子的配卦方法和推衍方法,按照易理、易卦驗古、察今、推來。筆者認為,只要探明先天易蘊含的規律性問題,其中隱藏的秘密就可以挖掘出來,邵雍的前知之明也可以找到明確的答案。這本《演繹》,涉及到對中國古代史、近代史和現代史部分重大事件的分析認識,以及與易卦的對應關系。還涉及到對未來歷史的分析認識,及其與易卦的對應關系。尤其對未來歷史的發展,謹以所對應的易卦為依據,屬于假說之類,有待于未來歷史去驗證。
            此外,筆者還在《用易瑣談》、《易數拾零》兩本著作中,對《乾鑿度》推演法、掛一圖、既濟圖進行了闡述,是近年來易學術數界從未涉及到的領域,必將對易數研究者和愛好者起到很好的啟迪和幫助。
                                                (本文摘自楊景磐《皇極經世演繹》前言)

                                                           作者:北京三石名譽院長.楊景磐

             

            中國易學網http://m.jeep-shoes.com——中國周易研究應用第一平臺!
            站長QQ:1318932802 周易研究與應用交流QQ群:216461253
            郵箱:chinazhouyi@163.com 京ICP備10001008-2號 公安備案號:11010102006191
            小小影院视频在线观看完整版_最大胆裸体人体牲交_男女性潮高免费视频播放_少妇的丰满2观看

                <thead id="7vxxr"><output id="7vxxr"></output></thead>

                  <thead id="7vxxr"><b id="7vxxr"></b></thead>

                  <cite id="7vxxr"></cite>

                  <mark id="7vxxr"></mark>

                    <font id="7vxxr"></font>